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雷安】逝者已逝

交个党费.很烂大街的比赛梗.
就这样,ok的往下走.
意识流注意.
有点无差私心雷安tag

安迷修和雷狮是死对头.
这在整个大赛里都是一件众人皆知的事情.
愚蠢的骑士道和恶劣的掠夺者,两人所信仰的道不同,所以不相为谋以至于最终背地驰行.
这再正常不过.
——
当安迷修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雷狮的时候,那人曾经跋扈的笑容在此刻已经消散殆尽,不知从哪里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人身体附近的土地.
这场大赛本来就是残酷的,只是安迷修从未想到雷狮不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毕竟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的这种类型谚语不是很多吗.
但是事实证明,谚语不成立.
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地上的人,半天也吐不出只言片语.倒是过了一会,雷狮先开了口.
他似乎早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安迷修.
“怎么了?我亲爱的骑士大人,不来确认一下我这个恶党有没有死透?”
雷狮声音有些嘶哑,而且安迷修能感受到这人在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而造成的颤抖声线.
虽说还是以往挑衅似的话语,但在此刻,却是变了味.
显得过于阴郁了.
雷狮伤的很重.
这是安迷修接近以后的第一反应.
他居高临下一样俯视着躺在地上的死敌.
此刻他能看到,雷狮胸口处有着明显的塌陷,显然胸骨是断了好几根.腹部大量的出血,伤口数不胜数.而面部也不出意料的没有被幸免,一些粘稠快要干涸的血迹和有些肿胀的面庞让安迷修有那么一刹那认为自己认错了人.
毕竟在他印象中,那个近乎战无不胜,精明无比的死敌就算死,也会死的轰轰烈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残喘.
这么重的伤势,安迷修明白,在这场比赛里,已可以判定死亡了.因为就算面前的人能苟且活下,在生死之间这种威胁下,被任何人发现也难逃一死.
更何况,伤到这种程度又没有即使止血....
谁也不知道雷狮能撑到现在是为了干什么.是等待自己路过而来专门嘲讽自己?
安迷修这么想着,但随即又自嘲的摇头.
在眼前这个好高骛远的家伙眼里,自己算得上是什么呢.沧海一粟而已吧,还是敌人中的那种.
“我说..你也不问问本大爷这么狼狈是因为谁造成的?”雷狮看着眼前的人,眯眸嗤笑着,但安迷修却能看到人嘴角处不断溢出的浊血,在逞强.
“这有什么意义吗.恶党.”他反问着,但还是在语气停顿之后接上了自己的回答.
“是嘉德罗斯吧.”
一语中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有些凝固.
“啧,你可真聪明啊骑士道.令人不爽的程度.真是..令人不快.”
“啊..是吗,那我可十分愉快的.”完全是在棒读.
说实话,安迷修搞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下的雷狮还能如此与自己像平时一样的调侃.堪称匪夷所思.
在短暂中的沉寂中,微风拂过却也驱不散此刻空气中的湿热气息和铁锈的味道.寂静的四周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一个和以往一般平稳,而另一个,却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微弱.
“你就快死了.”
安迷修的语调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这惹得雷狮心中一阵绞痛后,却又想要大笑出声,但被喉咙中咳出的大量血沫生生憋了回去换成了猛烈的咳嗽声.
雷狮喜欢安迷修.
这件事只有雷狮自己知道.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而如今也要自己带入坟墓,难道不是很好笑吗.
但即便再难受,不满,甚至悲愤也仅仅是心脏绞痛而已了.这已经是极限.
毕竟在这种残酷的世界规则下,海盗和骑士都没有泪水.
比如雷狮,无论是自身的爱无法倾诉,亦或者前一阵子卡米尔为了保护雷狮而受到嘉德罗斯重击,最后在雷狮怀中失去生机的事情.
都一样,哭不出来.
在这种规则的压榨下,他们都哭不出来,这就是可悲又可叹之处.
“你把雷德和蒙特祖玛杀死了吗?”
安迷修看着面前滑动而出的鲜红的数字5,他知道不一会儿,这又会减少一个1.
“可惜没有杀了嘉德罗斯.”
像是在遗憾一样,雷狮叹息着.但这事实上这战绩若是在以往,绝对足够他骄傲.只可惜可以聆听他的人已经不在了,所以便没了什么意义.
这次安迷修选择了沉默.
他只是仅仅盯着雷狮的眼.那不知道曾经被谁称作过星辰大海的地方,现在已经蒙上了灰色.
“我说..安迷修.这种破比赛,真的值得你去坚持吗?用你那白痴的骑士道?”
“那对姐弟,你也没所谓的守护住吧?听说当时你挺绝望,连对敌方的女性都出了手呢.”
话戛然而止.
凭空出现的锋利刀刃直指地上人的咽喉,尽在延迟.
“你若是再说下去,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上路,恶党.”
“所以呢?”
这会轮到雷狮不在意一样反问了.他看着眼前的武器和人,居然觉得有些荒谬.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满嘴骑士道的人呢?不知道啊.
“杀了我吧安迷修,正好给我个痛快.”
此话一出,雷狮却发现了安迷修呼吸猛的一滞.
他嘴角忽的上扬觉得有趣.
“怎么了?你口中的恶党就在你面前任你宰割,为何下不去手?心疼了,小骑士?”雷狮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说实话他若是还有些力气,也绝不会这样躺在地上和安迷修如同唠嗑一般对话.那绝对是应该兵戎相向,毕竟那是他们俩彼此之间那才是类似于见面礼一样的日常.
“..恶党..”雷狮二字卡在喉咙之中被生生咽回,到最后的最后,他还是不肯称呼面前人的真名.
安迷修的语气有些低沉.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
“你在怜悯我吗,安迷修”又是雷狮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愈加微弱了.
怜悯?安迷修想.
这是不可能的.
对于一个这些年来针锋相对的死敌来说,他不可能心存怜悯.对方如同海盗一般一贯的作风一直触犯着他的骑士道底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着雷狮这样惨的样子的时候,本应该高兴的嘲讽一番的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胸口有些闷.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一样,安迷修喘不过起来.生离死别这种事情安迷修在前几日就经历过了.
刚刚雷狮所说的确是真的.艾比和艾米两个孩子就那样死在自己面前了,而自己却险些自身难保.
所以最后,他的刀上也染上了女性的鲜血.
但是现在,安迷修却觉得不一样.比起之前的事件,此刻他却更加的难受.
没有由来,不知道为什么,也注定可能会没有结果.
“安迷修,杀了我.”
这是雷狮第二次这么说了.
这语气不是祈使,而是命令.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是怎么想的,但当他看到雷狮的面容时,他知道,他必须下手.
“我明白了”
那表情已经没了以往的不可一世的神情,剩下的满是严肃.
死在死敌手上,比起自己等待生命流逝,会更好一些吧.
这是雷狮最后的尊严了.
“是时候去找卡米尔他们了”听到安迷修的回答,雷狮又换上了以往的语气.似乎那嘴中不断涌出的血液跟他无关一样,合上了那双紫眸.
“安迷修”他说.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值得你去尊崇的事情.你那愚蠢的骑士道在这里根本没有用处”
“这种腐朽的比赛,你拿什么去尊崇你的骑士道?”
“给老子活下去吧,安迷修”
话落,剑至.
利刃刺破了雷狮的胸口,生命在快速流失.
安迷修在此刻坐在了地上,心情五味复杂,低头就这样端详着面前面带微笑的人,眉头紧皱.
的确会很痛.
雷狮只觉得胸口处猛的传来撕心裂肺一般的剧痛,血液快速的流失着.但他还是扬着嘴角,撑着强.
他开始觉得意识模糊,不知是不是幻觉,迷糊间他看到了坐在他面前的安迷修.
雷狮张了张嘴,用手颤抖着抚上了胸口并未拔去的剑刃.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说出的三个字在此刻不受控制的说了出口.
“我爱你”
这话也不知道安迷修听没听得见.但也无所谓了.
他迷糊着想着,睡了过去.
他太累了,需要短暂的休息.
骑士讨伐了海盗.
就想故事书里一样的标准结局,正义战胜了邪恶.明明是令人皆大欢喜的事情,安迷修却笑不出来.
他听到了最后那细如蚊的声音.
如果说雷狮喜欢上了自己的死敌,那是愚蠢到极点的事情,那此刻的安迷修,也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他有些摇晃的直起身子,将那人沾满血迹的头巾取下,攥在了手里.
他就如此,静静的看着雷狮的尸体,在机械的声音中开始分解,最终变成一个小球,被回收了去.
“哪怕曾经多么辉煌,逝去的那一刻都会化为乌有,难道不是吗很可笑吗”
安迷修不知道在对谁说,仅仅是收起了双刀,眼神深处一片冰冷.
他知道,在雷狮最后说出三个字的那一刻,自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的胸口会那样烦闷.
他们怀抱着同样的不该拥有的感情,但是雷狮发现了,说了出来,安迷修没有.
所以他要背负这份让人厌恶的情感一生.
他们无时无刻在生死之间徘徊着,指不定明日谁会逝去,但是,还是不知为何诞生了如此滑稽的情绪.
这让发现事情真相的他有些恍惚.这种压抑在胸口想要莫名爆发出来的情绪,令人生厌.

“骑士会忠于爱情.”
这是他转身离去的最后一句话.
——
最后呢?
安迷修赢了.
他那时看着为了所谓可笑的友情亦或者爱情而选择了自尽的金,深色暗淡.
那格瑞抱着他的尸体,久久沉默不语.
安迷修仅仅是拔出了刀,直指那人脖颈.
格瑞在迎战嘉德罗斯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
而安迷修知道,他会赢.
哪怕有些不道德,违背了骑士道.
“逝者已逝,节哀.”
安迷修说着,语气冰冷.
“....你赢了.”
面前的人回头,看着那同样浑身伤痕的安迷修,但他明白,自己伤的更重.
“为什么”
安迷修问他.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你不懂.”格瑞仅仅是如此说着,感受着怀里的人体温流逝.
“我怎么不懂”
安迷修笑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随后他摇头,似乎是在嘲笑自己一样,手不由得攥紧了刀柄.
“你知道吗.我的爱人同样,沉眠于此.”
“那个家伙让我活下去,那我就必须赢”
安迷修如此说着,或许这才是对自己最后的救赎.
他明白,就算那恶党最终的目的是星辰大海,他也会拼死帮他夺到.
“出手吧,格瑞.”
其实雷狮死后,安迷修想了很久.
那家伙说的没错,这种世界,骑士道或许真的一无用处了.所以他要赢.
既然所有人都为活下去这种理想而逝去,那倒不如再让他去创造一个世界,将所有人重新复制.
逝者已逝,这种事情连神明都无法扭转.
所以他才必须要赢,这不仅是对逝去之人的约定,也是对自己手刃的敌人最后的救赎.

要是成为神明了的话,就不如再来复制一个世界吧.
他这么想.

                                      end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