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梅林罗曼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雷安】BETA[上]

alpha雷xomega安
中篇飙车
我流雷安
为了写车而写了剧情.

——

上帝曾经绝对是开了个玩笑.
以往自称无神论的家伙这样想着,将手中早已喝净的铁罐捏得变了形,嘎吱的压缩声与骨关节的摩擦声成为这个白色世界的最后一丝声响.
这或许是他迎接从此以后漫长后半生的最后一罐解闷酒了.
——
凹凸大赛的规则本身就是只有一个赢家.
所以在历届大赛中,那些排名靠前的家伙们全部都是强大而又拥有力量的Alpha,得天独厚的能力和先天其他人无法比拟的身体强度成为了支持他们稳固位子的重要因素.
尽管在这世界上的优秀Alpha已经不算太多,但在这场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却无一不是一批优秀Aphla.
而这也正是让一些本该乖乖缩在家里养尊处优的omega不惜冒险发疯一般参赛的原因.

说起排名,这一届的比赛中似乎有一位特例.
那就是第五名的安迷修.
他的性别一直都是个迷.
他不像某些aphla喜欢肆意散发自己的信息素来张扬自己,而那出色的战绩也绝不像平庸的beta,至于omega,所有人都会全盘否定这个荒谬的想法.
况且谁都知道这位的死对头就是排名第四的雷狮.一名强大而狂暴的海盗.
二人总是打得不分上下.
这让一开始的许多人偏向认定安迷修为一名优秀而又沉稳的Aphla.
他时常去帮助一些弱小的omega,或者并不算强大的beta,是个十足的绅士,或者说,的确是一名合格的骑士.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人发现,就算有些omega在其面前有意去散发一些对于aphla来说闻起来令人疯狂的甜腻的信息素,安迷修也毫无动摇,甚至像是事不关己一般询问对方是否哪里不适,每每得到磕磕绊绊没事的回答后便会回以微笑转身离去.镇定的不像话,像是感应不到一样.
而且听说至今为止,也没有人闻到过安迷修信息素的味道.
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偏向了安迷修是一名beta的看法.并且是一名百年不遇的,可以与aphla斗争不落下风的beta.

而身为某种意义上的当事人的雷狮也比较偏向后者的看法.
他一直认为安迷修是一名beta.优秀的让人嫉妒,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让人想要侵略占有的beta.
只有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猎物才能走入这位目中无人的海盗头子的眼界,这是海盗团里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所以对于自家老大天天计算着地点去和那安迷修针锋相对,所有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卡米尔呢,他应该仅仅是在替自家大哥感慨一样,说那安迷修可惜不是一名omega吧.
至少在帕洛斯眼里,看那卡米尔每次见到雷狮嚣张的发言后欲言又止的样子之后,就开始这样认为了.
beta是没办法被标记的,也就意味着无法被占有
而像雷狮这种自尊心强到吓人的家伙,仅仅是想要去凌辱是完全不够的.
即使雷狮对于帕洛斯的调侃每次都是回个大白眼子.

不感兴趣?这对于一名健全而又强大的aphla来说,没有诱惑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二人还是敌对关系,那种征服感哪个aphla不想好好的体验一把?
除非有病.
佩利每次谈到这时候就开始小声的对帕洛斯说这个老大的奇怪,但每次也都为了晚上能多吃一块肉而放弃了找事一样的吐槽.

然后雷狮呢?他怎么会没想过去将一名傲骨的骑士压在身下看他因为绝望而溃散的眼瞳,随后求饶连连的事情呢?
但是同时他也更加不傻.
比起冒着生命危险去操一个怎样都没法落下标记造成永久的屈辱烙印的傻逼beta来说,他还真不如在能力上碾压他.
毕竟beta这个性别本身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没有发情期,甚至有的时候在性爱中都会有冷静的理智.
至于如何侮辱安迷修这种事,雷狮早就是堪称大师级别的人物了.
比如在他眼皮子底下杀死他想要守护的人,碾碎对方的荣耀,看他因为绝望和愤怒而扭曲的面容,舍弃虚伪的面具.
他甚至计划好了以后如何去一次次夺走对方珍视的东西直到那人骑士道破碎.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看似消瘦的身体究竟能爆发出多么可怕的力量,雷狮到某件事开始的前一秒都不清楚.

就像是三流的言情小说一样,里面的男主角遇到了出了事的女主角.
雷狮也一样像这种恶心的剧情一样碰到了安迷修.
这是一天清晨,太阳刚升起来不久.
昨夜下了雨,湿润的泥土气息混杂着草木的味道扩散在清新的空气中让人神清气爽.
在海盗团里,雷狮醒的永远是最早的一个.
所以也就是最早一个在森林里无聊转悠时嗅到了浓厚的血腥味的人.
毕竟,狮子的鼻子怎能不灵敏.
他顺着味道追随,想着或许能捡到些漏网之鱼来一波漂亮的收割后赶回去和卡米尔一起吃早饭.
毕竟见到好处不抢,可不符合他雷狮的作风.
他扛着锤子,拨开一层层的林叶走向了深处.
森林里隐约有着一层白雾,让愈加深入的雷狮不由得皱了眉头.
这雾气有些干扰他的判断能力.
这让他不由得停了脚步.
万一是陷阱呢?他想.
但是在思索间却透着叶间的缝隙隐约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小片空地.
那里的地面上好像真的躺着什么东西.
按理说雷狮,这个海盗团的团长不会因为这点破烂发现而贸然前往.但是这回却真的鬼迷心窍的逼近了那里.
就像是什么莫名的在吸引他一样.
而当雷狮真的到达了那血腥味道的尽头后,看到的是还未被及时回收的数具尸体和躺在地上浑身带伤的..安迷修.
而安迷修显然也发现了立在不远处的雷狮.
四目对视,雷狮却忽的捕捉到了空气中一股违和的苦涩味道.这味道混杂在浓重的铁锈臭味中,的确不容易被发现.
此时,平时应该和自己一见面就立刻懟起来的安迷修却异样的安静.着实异样.
雷狮这样想着,打量着正在努力站起来的死敌,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安迷修受的明明是皮外伤.但他此刻却像是受了多大重创的人一样用手中的双剑支撑地面,有些颤抖的站了起来.
至于雷狮,他自是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嘴角扬着恶劣的笑容像是调戏良家妇女一般用着最能惹怒对方的样子打着口哨从容大步的向安迷修走了过去.
“站住!”
而也正在此时,那安迷修忽的吼了一声,雷狮蹙了眉头但也未停下脚步,而是以一种让安迷修敢到恐惧的平常速度慢慢逼近.
安迷修似乎有些着急了.
他看着距离自己还有两米左右的安迷修侧身提起剑尖直指自己,那警告一样的话分别是在害怕什么.
说实话,雷狮还真没有见过情绪这样失控的安迷修.
毕竟在平时,无论是打斗还是拌嘴,那家伙都会冰冷的让人觉得难以接近,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跟普通人光脚着踩到玻璃片一样焦躁.
随后他回了神,看着安迷修面部的表情,对方面庞隐约有些发红.
并且同时,雷狮也注意到,随着他的接近,那苦涩的味道更加浓郁了,像是包围圈一样渐渐把自己笼罩于其中.
明明最初闻起来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起来的味道,但一但吸入后再次呼出却能感觉到隐约香气
就像是保存良好的杯中龙井,苦涩而让人上瘾.
想到这儿,雷狮感觉小腹处有些发热,旋即他瞬间确定了这味道是什么.
这是某个omega的信息素.
“..不是吧安迷修”雷狮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缓缓的开了口.而这也让面前的人身体一阵细微的颤抖.

安迷修在害怕.他打死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自己的死对头雷狮.
或许这就是冤家路窄.
但此时此刻,对他不利的因素太多了.
安迷修是个omega.货真价实的.
他用领带代替项圈来带给自己安全感,用强大的实力赢来万众的瞩目,用绅士的风度和对事临危不乱的修养让所有人都否认猜测安迷修是一个omega.
本应该是这样的.本应该是这样的.
想到这,他握着刀柄的手更加用了力,甚至指尖发白.
就在前两分钟,安迷修的发情了.毫无征兆的.
日常因为被抑制剂所压制发情的身体就在刚刚突然发作.
而那抑制剂也在战斗中被打碎了去.让
人无法忍耐的情潮冲击着他的大脑,刚刚在商城页面买上抑制剂的安迷修,却在此刻对上了雷狮.
雷狮同样,是个货真价实的aphla.
安迷修害怕着,同时也紧张着.他只能咬牙撑起酸麻的身体,忍耐着因为衣料摩擦所从四肢百骸传来的领人发疯的愉悦感,像一名骑士一样站起来,对峙着自己眼中的邪恶.
雷狮的开口无疑让安迷修吓得不轻.对方似乎是发现了.
“恶党..”在不知不觉因为情欲变得沙哑低沉声音从安迷修嗓中滑落而出,他想要解释什么.但却又被打断.
“你标记了其他omega..?换句话说,你其实是个aphla?”
“啊..?”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





tbc.



评论(19)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