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鹿盲】The Rose(短篇已FIN)

——
渣,慎
鹿盲
黑化有死亡有
精神刺激也是一种治疗方法.而且比较极端这样?
最后lumpy选择的是精神刺激疗法哦?总的说就是两个疯子都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大概.其实两个人都有黑化啊之类的,我走人有bug别打我
————————————
在一个名为欢乐树的小镇子中,近几年流传着一条恐怖的传说.
镇子的最东边,有一座院落.院落中布满了粗壮的荆棘,拦住了通往其中房子的的所有道路.娇滴滴的红玫瑰四季都开的妖艳,美丽.美丽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似乎可以滴出血来.那里的玫瑰比普通的玫瑰要大一圈,饱满的花瓣绽放着发出阵阵幽香,但却没有任何昆虫或者鸟兽去接近那里.院落的正中央有一栋二层的房屋.白砖红瓦,似乎与院落的一切格格不入、白色的屋子并没有因为风吹日晒显得发黄甚至变得更加白皙.唯有屋檐上攀爬着的藤蔓象征着这栋房屋的老旧.当人靠近那里的时候,就会失去魂魄,不由自主的走进屋内,任凭杂乱的荆棘刺破自己的皮肤,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一直向前……直到到达中央的屋子的那一刻,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去.为什么呢?因为那些荆棘与玫瑰花的养料,是人的血肉与白骨.
没人敢论证这个传言真假与否,因为接近那里的人都失踪了.警察也出动过,但是却因为失踪了两名人员而告终.以至于至今这还是个谜团,但却无人敢去干涉.
在一年后的今天,失踪人员仍在持续增长.
崭新的纸张覆盖在发黄的公告栏上,如果你仔细观察,其实这纸张后面全部都是寻人启示.当然,这张纸也同样.
/失踪人姓名:Mimo/
寻人启示上的男孩甜甜的笑着,白紫相间的头发惹人恋爱.但只可惜如今剩下的只是他人的叹息声.
“又一个孩子失踪了……”
“哎…可惜了.”
路过的人们发出悲哀的感叹,同时也警觉着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然,一些已经从家里跑出来的孩子例外.
“tianna!Mimo消失了!!!他去哪里了?”蓝色头发的女孩子对着对面的两个女孩子惊奇的尖叫着,眸子里满是惊恐与不安.
“他…之前、跑去那个…房子了,呜……”孩子红色的长发上卡满了歪歪扭扭的白色发卡显得笨拙可爱,但此刻白皙的脸蛋上早已布满泪水,脏兮兮的小手在脸上抹来抹去,混成了泥水.
“不要哭了Flaky……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合十双手祈祷他回来了.”粉红色的蝴蝶结戴到粉红色头发的女孩身上令人喜爱,她拿着手帕小心翼翼的擦试着对方脸上的泪痕.
“不、他不会回来的!”蓝发女孩使劲摇了摇头“他会消失的!就像之前的did他们一样……消失、”
“唔啊……不要再说了,好可怕…”女孩话音刚落,就被一个疯狂的计划吓到了.
出计划的是那个粉头发的女孩.她告诉她们,我们可以去找他.
这个计划立刻被剩下二人否决了,但是后来她们却意识到不去这样做就别无他法了.
被好奇心吸引,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三个女孩转身就要走去那里突然却被一个男子拦住.
男子有着蓝色的短发,一个鹿角形的发卡卡住了左边的鬓角,右边的鬓角是黄色的,略长.身着白色的大医挂,嘴角有着写不尽的笑容.
“wellwell,三位可爱的小姐是要干什么去呢?”
“Lumpy!”三个女孩几乎同时叫了出来“你回来了?”
“当然.”他笑了笑,看着面前这三个女孩子“长大了呢你们.”
“你、你也一样哦,Lumpy哥哥……”
“哦那真是谢谢呢,可爱的Flaky小姐——怎么,我不在的这几年发生什么了么?”
Lumpy离开这个小镇在外学习已经有3年了,所以在他离开的时候还并未有/吃人的院落/这个传说.
当三个女孩七嘴八舌的将这几年的事情大概概括了一下以后,Lumpy会意的点了点头,并且拉出一道长长的回应声.
“嘛,总而言之呢,就是Mimo在昨天去了那个小院子然后今天就消失了对么?”他耸耸肩,满脸理所当然的看着面前心急如焚的她们.
“But……”还未等女孩们开口,他便再次抢先一步“我去看看就好,你们可不许去呢”
Lumpy看着意料之中不同意的三人,揉了揉她们的头发,在她们诧异的目光里理所当然的说出了令人无法反驳的话.
“第一,我比你们大,你们必须听我的.第二,我出去干什么去了?你们猜猜?好吧好吧我猜你们也猜不到——”打了个响指,故意拖延答案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我去当了侦探.”
“侦探?!我的天啊,那酷毙了!就像福尔摩斯那样对么?!”
最先发出兴奋声音的是那个蓝色头发的女孩.
“YesYes,Lady you are right ”故意提高尾音,生生将声调提高一节,看着已经完全被折服的人儿们,莫名的虚荣心出现了,虽说瞬间就被他抹回去了.
“所以——你们要乖乖听话,绝对不能告诉大人们我回来了,更不要说我去那个院落了all right?”
“OK……”
终于说服三人,Lumpy转身走向了她们所说的方向.‘’
“Lumpy哥……那里是西……”
看着身影戛然而止的对方,三个女孩交换眼神表示对他能力的深深怀疑.
——
当Lumpy找到她们口中的院落的时候,躲在一棵树后的确被震惊了.
他在大学的温室里见过玫瑰花,但和这里相比那温室里的玫瑰算个狗屁?Lumpy发誓他看的植物图册里没有这种品种的大玫瑰.
虽说Lumpy对这座院落兴趣极大,但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勾走魂魄.
突然间,他听到门开的声音.侧头张望,惊奇的发现里面走出了一位男子.
紫红色的Bobo头在他身上完全不像什么见鬼的非主流,反而有着文雅的气质.圆片墨镜几乎遮住了其半张脸.黑色的衣物将人裹得严严实实,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一根细长的盲杖.
应该是个盲人呢……
在Lumpy这么想的时候,对方的声音却打断了Lumpy的思绪.
“谁?!”显然注意到了树后Lumpy的存在.
“Oh sir……Im Lumpy”玩笑一般做出举手投降的动作,Lumpy缓缓走了出来.
“…我是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对方用手中的盲杖敲了敲脚底下的石砖,似乎很是不悦.
“wohu,好直接的问题”Lumpy无所谓一般懒散的将手放下,吹了个口哨“倒是你,没听说过这是吃人的院落么?你进去干什么?想不开了想要寻死?别嘛——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比起想不开还不如和我来学学做菜哟”
显然对方被激怒了,声音也带有一些怒火.
“如果没有事情,请回.”
“诶?不要.”面对Lumpy如此直接的回答,生生让对方愣住了.
“所以我都告诉你名字了诶,你也应该告诉我吧?总不能老你你的叫你啊对不对……”Lumpy小声嘟囔,但他一时间忘记了一旦某些事物是去某个感官,那么其他感官会异常灵敏.当然包括面前的人.
“Mole……”
“诶?”
“所以说名字是The Mole啊!”
反应有点迟钝的Lumpy看着面前别扭感十足的人感觉自己…好像、一见钟情了…
“哦哦!”当大脑当机重启后,Lumpy突然发出有些神经的回应声“那叫你Mole好不好?The Mole 太长啦!”
“……哦”Mole显然很嫌弃面前这个家伙.
“呐呐Mole,这是你的家嘛?”似乎想起正事一样,Lumpy开始一搭没搭的找话题.
“……恩”
“你家环境好棒哦!”
“……恩.”
“你有没有听说那个可怕的传说故事.”
“……恩.”
“那你还住在这里?!”
“…………恩”
发现Mole完全是机械化的回答,Lumpy尴尬的悄悄吐了吐舌头.随后清清嗓子,换成严肃的样子,语气也变得深沉.
“那么Mole同志……你能请我进去喝杯茶么我快渴死了”后半句瞬间变软令人哭笑不得.
“……这是吃人的房子,Lumpy先生.”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Mole你不是还住在这里嘛?所以我不怕啦!”觉得有戏,Lumpy便开启了死皮赖脸功能一样.如果Mole不是盲人,那么他就可以看到对方一脸你不让我去我就赖在这里的眼神.
犹豫再三,Mole终于点了点头“小心一点,不要伤到它们.”
Mole口中的它们自然是指院子里的荆棘与花朵,Lumpy也听懂了.
Lumpy绝对不知道这些花朵的重要性.Mole为了它们付出了多少,谁也无法明白.
Mole从小就喜欢玫瑰.当他视力开始渐渐变坏,眼睛出了毛病以后发现他依旧可以看清那团鲜艳的红的那一刻令他更加无法自拔的甘愿为这些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的小家伙们付出一切.
接近这一院子花朵的人全部化为养料了.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花瓣为什么会那么饱满,因为它的养料是血与肉.
Mole不清楚Lumpy是第几个过来的.但是至少他是第一个活到现在的.
或许是他的语气令人新奇?又或者他的世界观和那些过来人不太一样?怎样都好,只不过Mole这回不知怎的下不了手.
Lumpy内心吐槽着到底是谁伤到谁,大步走向房屋.
虽说从院门口到房子一点也不远,但是加上这一路的阻碍可算是艰难至极.Lumpy的白色褂子被划出裂口,不时的挂在某条枝叶上.手被划破,虽说不深没留多少的血液但也大大小小有着十几道.鞋面摩擦地面发出干枯叶子被踩碎的卡嚓声让人心烦.Lumpy抬头发现一朵离自己最近的玫瑰花,望着出神.直到听到Mole的询问才急忙快走两步离开了这个荆棘丛.
“不得不说你院子里的花儿美极了”Lumpy刚脱离院落走进Mole的家里,就开始对Mole养的花赞不绝口.
“哦,是么.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Mole摸索着墙壁,最终按下了一个开关.头顶的灯闪烁几下亮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大厅.
Lumpy有些奇怪的看着被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不解对方为何不去拉开窗帘而是打开灯.
还未等Lumpy开口询问,Mole仿佛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一样开口“我不是瞎子,只是严重弱视,惧光.外面的光太刺眼.”
闻言Lumpy点了点头,含糊的嗯了一声.
“我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的.凑合一下吧.”示意Lumpy坐在桌前的凳子上,Mole走进厨房,片刻拿出两个茶杯,其中一个递给了对方.
“谢谢啦~”Lumpy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子,十分开心的接过了杯子.看着杯中漂浮着的红色花瓣,动了动鼻子.是花果茶没差了.
轻轻抿了一口,香甜的味道顺着茶水的流入扩散在口腔里能令人心情愉悦.
“呐Mole.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Mimo的孩子——?他是个天生的哑巴.”
话音刚落,Mole将茶杯送到嘴边的动作顿了顿,满当当的茶水溅出一些落到桌子上,发出细微响声.
“天生的哑巴、么……真是可怜……”Mole张了张嘴,有些悲伤的说“他失踪了?很抱歉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孩子来我这里做客.”
Lumpy满脸Mole你的关注点刚刚是不是错了.但是也一一做了回答.
“话说Mole,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Lumpy突然敲了敲杯子,望向对面的Mole“你的症状是先天还是后天?哦我说的是眼睛.”
“……你是医生?”Mole有些诧异的问.
“humm,姑且算是吧?我走的医学,大学毕业没多久.刚从外地回来.”Lumpy直勾勾的盯着对方,仿佛想要穿透那黑色的墨镜看透人真正的模样一般.
“好吧…”确认了什么一样,Mole点了点头“既然是医生那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如你所见,我是后天造成的.”
Lumpy沉默了一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
“既然是这样,你应该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比较鲜艳的颜色,比如你庭院里的玫瑰花对么?”
“Lumpy先生你只答对了一半.曾经的话我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颜色鲜艳的事物的,可惜现在不可以了.”
Mole平静的语气不禁让人质疑眼睛上的毛病究竟是不是出在他身上.
“诶诶?!那你为什么还要那样栽培那庭院里的玫瑰花呢?!”Lumpy此刻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的喊了出来.
“种花人何必是赏花人呢?我看不到它不代表它就没有它存在的价值.”
“它听起来有哲理到爆!”Lumpy敷衍的回应.
“恩”
于是二人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二人谁也不开口.
随着时间流逝,终于耐不住的Lumpy猛地站了起来,面对被吓了一跳的Mole,轻浮的笑笑.
“呐Mole,今天打搅了.我先走了哦?明天见!”还不等Mole做出反应,Lumpy转身就走向了门.
“诶……?”Mole瞪大眼睛,墨镜下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明天……?!”
“嗯嗯当然是明天……诶哟!!!”Lumpy扭头看着人,却直直撞上了门,发出一声哀嚎.
“……噗嗤”Mole听到声音突然笑了出来,捂住嘴笑吟吟的看着Lumpy这边.Lumpy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再撞几次也值了.
你墨镜下的双眸,会映出怎样的世界呢?
让我来看看吧.
——
当回到小镇里的时候,三个女孩再次围了过来.在Lumpy的含糊下就这么一代而过.
当镇里的人得知Lumpy在外修学归来,自然为其摆上了酒席.小镇的年轻女子都围着Lumpy谈笑风生,Lumpy也倒是给面子的与她们喝下一杯杯果酒.
不久,夜晚终于安静下来,Lumpy放弃一般走进了自己的家.虽说许久未归,但多亏了ppy不时的打扫,才勉强能住.
庆幸着那群人没有注意自己白大褂上的裂口,将其脱下塞到了垃圾桶里.
那群女士们身上的香水味太臭了.
在浴室简单的冲了个澡,趴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
揉了揉微微发痛的脑袋,Lumpy第一次觉得自己不胜酒力.但其实也不怪他,毕竟就算是果酒,被灌了太多也使人感到不适应.
穿好衣服洗漱过后,推开门对上了午时刺眼的阳光使Lumpy想到了昨日说讨厌阳光的Mole,暗暗赞同了其说法.
踏上愉快的步伐再次走向了小镇的最东边.
大步走进小院,完全忽视枝叶荆棘的阻碍.看了看昨日他观察的玫瑰.依旧是铁锈的红.挑了挑眉走到门前,敲响了门.
屋内传来脚步声,随后门便打开了.Mole今天依旧和昨日穿着同样的着装.
在Mole惊奇Lumpy真的再次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走进了屋门.
“那么今天Lumpy先生有什么事情么?”Mole关上门坐在沙发上,望向Lumpy所在的方向.
“没有啊,就是想过来和Mole聊聊天呢”Lumpy说着自顾自坐在了Mole旁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Mole抿了抿嘴,也并未多说.
一年来他从未和任何人如此交流过,只是一故的栽培着院中的花朵.Lumpy是第一个这样对待自己的人.不只是对方的言行,再或者对自己的态度都和他人大不相同.只能说Lumpy是一个奇怪的人吧?
Mole看不清Lumpy的样子,只知道对方有着一头天蓝色的短发.不用说模样,甚至连衣着都看不太清.他害怕自己会不会哪一天真成了瞎子.
思绪被Lumpy打断,Mole愣愣的望着扯东扯西的Lumpy,脸上再次浮现了笑容.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就在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下,二人每天都过着聊天喝茶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平淡无奇的过去,转眼间就是一个月.
期间当Lumpy第一次尝到Mole的厨艺时可是赞不绝口,说什么这绝对是上帝吃的食物之类的让人受宠若惊.还说那甚至比三明治还要好吃.当时让Mole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情感.脸红彤彤的,半天说不出半句话.Mole安慰自己说是因为第一次收到赞美之类的.
直到某一天,Lumpy突然神神秘秘的让Mole猜猜他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Mole奇怪的伸手,碰到了类似花瓣一样的东西.当Mole询问Lumpy手里是什么的时候Lumpy让Mole拿住它,笑嘻嘻的牵起对方的手.
“这是我买的一朵玫瑰花哦,而且自己把刺全部剪掉了.”仿佛小孩子想要奖赏一样的向对方炫耀.
Mole不解对方的举动,被Lumpy嘲笑了一番迟钝.
“所以说哦Mole,我喜欢你哦.”
“诶……?”Mole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般,呆立在原地.
“所以说我喜欢Mole啊!从一开始就喜欢!”Lumpy如同一个幼稚的儿童一样,只要Mole不回答他就一直诉说着我喜欢你之类的.
反正他也想好了,如果Mole不答应,他就会说自己在开玩笑然后死皮赖脸的继续每天来以蹭茶吃饭的借口来找他.
“所以…Mole的回答呐?”
Lumpy使劲盯着面前脸色微红的Mole,仿佛只要一眨眼对方就会消失一般.
“………真的、么?”
闻言Lumpy眨了眨眼睛,突然凑上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给Mole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很浅的吻.
“你说呢?Lumpy可是认真哒”
“…………”
Mole沉默了.他认为他不能答应.因为如果Lumpy真正了解了自己,绝对会厌恶的.他暗示自己,你只能活在黑暗中.
“呐Mole,如果你不愿意的话,Lumpy也不会生气更不会悲伤!”Lumpy笑了,也不知道是安慰谁的拍了拍Mole的肩膀.
“只不过呐……Lumpy只想成为Mole的眼睛哦.”
“没错哦,眼睛……既然Mole眼睛不好,那就让我来代替你去观察这个世界吧,我会把一切美好的东西转化为语言告诉你.”告白前策划了好几日的甜言蜜语早已经忘在脑后,他只是顺着自己的想法去表达什么.该死的恋爱.Lumpy诅咒这种不受控制的情感,太诡异了.它一出现似乎就占领了大脑掌控着身体里的每一寸神经,逃也逃不掉.它会有时让你如同神经病一样开心又会让你像死了爹娘一样泪如雨下.当你想要甩开它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一旦来过一次,再抛弃就是不可能的.
“……Lumpy我、”Mole刚要说些什么,就感受到了嘴唇处被Lumpy手指抵住的感觉.
“Mole,让要听实话哟?”
那一瞬间Mole恍惚间仿佛看清了Lumpy的脸,尽管只有那么一瞬间,但还是看到了.
那是多么温柔的表情啊……温柔到自己不配拥有.但尽管明白,但他自己深知那不能得到的东西恰恰就是自己想要占有的.
Mole的声音有点颤抖,不只是悲是喜.他说“嗯.”
在他出声的那一刻Lumpy一颗悬着的心重重的砸在了地下不想再爬起.此刻的他想要感谢他七舅八姑管你几个姥爷.甚至想立刻找到个教堂爬上去吧唧给耶稣神像一个吻.他深知他的告白成功了!死而无憾.
——
虽说二人成为了名义上的恋人,但相处方式上还是和平常一样.只不过Lumpy多了一句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眼睛治好.这句话.
Mole深知这场恋爱是错误的.它脆弱不堪摇摇欲坠只要有一点小风浪就会把它打的支离破碎.Lumpy既然说过要成为自己的眼睛,那换句话说只要自己眼睛有所好转那么Lumpy就会离开自己.不管怎样,至少Mole认为眼睛根本不可能好起来,因为它反方向的越来越严重.
最终Mole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维持现状就好,强迫自己击中精神不要胡思乱想.
他坐在小屋子前的石阶上,眼神空虚的望着一片的鲜红.尽管现在在他眼里只是灰色的没有生气的暗红.视线早已经模糊不堪,终有一天会变成一片昏暗.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不把Lumpy当做养料送给自己可爱的花儿.
更不明白为什么要接受这天天让人提心吊胆的告白.
一定是视力影响到大脑中枢了,绝对.
这样自我安慰着等待着Lumpy的到来.
Lumpy此刻正在和他的老朋友聊天.
Flippy也可以叫他Fliqpy.这家伙从小就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甚至可以叫做分裂人格.小时候其他孩子都躲着这个如同隐形炸弹一样的玩意,但Lumpy还是笑容不改的陪着Flippy聊天打闹.虽说好几次差点没被Fliqpy打死.
本来聊聊天叙叙旧很正常啦!但是Lumpy一想到Flippy也是的病人就像问问他知不知道怎么治眼睛上的疾病.
Lumpy发誓他没见过Mole那样的症状,再说他只是个三流医生,万一治疗失败玩脱了,他要后悔几辈子啊.
可万万没想到Flippy给自己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
“如果不是天生的话,那么也有可能是属于心理上的一种疾病.知道心理暗示吗?那才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比如一个人长期暗示自己得了绝症,那么过几年一查绝对绝症无误.你说的那个病人如果一开始只是轻度但因为保持不乐观悲伤甚至怀疑自己终究有一天回失明那么他的病症就会越来越严重.”
Flippy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抬头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吓死我了的表情的Lumpy叹了一口气.
“话说你不是外科医生么?怎么还管这种病人了啊?”反应过来以后的Lumpy干笑几声挠了挠后脑勺“嘛……人手不够啊、人手不够.不过今天还真是谢谢你啦Flippy,我接下来还有事,先走一步?”还未等对方告别就夺门而出像是赶庙会一样.
Flippy一人坐在屋子里望着门外,耳边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喂喂——我说你真傻假傻啊,还看不出来他在隐瞒什么?”
Flippy轻轻拍了拍脸颊,站起身走出门望向远方刺眼的太阳“当然知道.不过我要是真傻的话不就是也在骂你么Fliqpy?”
“骂骂骂骂死你得了”Fliqpy没好气的声音在Flippy脑海里回荡着让Flippy噗嗤笑了出来.
“知道啦知道啦.不过倒是谢谢Fliqpy把那个什么心里暗示的事情告诉我了哦?”
“啧,作为交换把身体交给我保管一阵子哦我保证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Fliqpy语气上扬让Flippy感到一阵寒冷.
“别了吧……”
“别你个球啊之前说好了的你再不遵守约定老子抢了啊?!!!!!”
此刻在外人看来,就像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样呢……
——
自Lumpy找Flippy出主意完了那一天开始就向Mole表示自己承包了所有的午餐.然后天天对Mole做心里暗示.
Mole只是顺着Lumpy来.Lumpy几乎无微不至的照顾让Mole感到一种虚幻的幸福感.让人感到舒服的同时却如同烟雾一样不好抓住.
尽管这样日子也一天天过去,Mole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视力真的有所好转甚至恢复的越来越快.
不可思议的事情打的Mole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哭该笑.他哭他怕Lumpy离开,他笑他视力有所好转.尽管依旧十分模糊但是至少在前一阵子快要完全变暗的世界里抓住几丝光明.
当Lumpy问Mole有没有好转的时候Mole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出于固执的私信,他认为他至少这点不能说实话.哪怕会想童话里的匹诺曹长出长鼻子也必须撒谎.
“呐Mole?真的……一点好转也没有么……?”尽管模糊,但Mole能看到对方焦急的神色.
他突然感觉很开心.现在,有人愿意为了他自己哭,笑.有人可以为了他自己焦急.他觉得或许以后的世界里,Lumpy会代替玫瑰们的存在.尽管这个想法着实疯狂,但是Mole无法停止这样的思考.
“没有哦,几乎什么也看不到……抱歉”
“啊……是这样啊……不怪你Mole,怪我.”Lumpy颓废的靠在椅子上,满脸失落.
就是这样的神情,更多的给我啊.
Mole不受控制的想要喊出来,这种神情给他不同于之前的充实感.这种感觉从小就没有体验到过.好喜欢,像罂粟,像冰毒……令人无法自拔.
时间随浪逐流,猛地有一天,Lumpy没有去Mole的家里做客.Mole有些奇怪的歪头望着窗外,夕阳如容金色的火球一样落下.但是像素却太差如同一款名为MC的游戏一一样.Mole的视力似乎只能恢复到这里了.像是个瓶颈 怎样也不能继续了.
无奈的笑了笑,Mole很早的就躺在了床上,进入了梦想.
他梦到了自己的小时候.被精神不正常的母亲长期关在一个漆黑的小屋子里,连窗户也没有.甚至老鼠都不光顾这里.寂寞,恐惧,憎恨.更多杂乱的情感交织在一起.直到有一天他被父亲抢回抚养权接走了.但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开始恐惧光亮.他害怕了,畏缩了.不想见到那样明亮的东西了.他任凭乌云遮住双眼,慢慢的脱离了光明的世界.与他作伴的只有唱着歌的夜莺与鲜红如血的玫瑰.他想他喜欢红色……
梦被敲门声惊醒,尽管Mole感觉那只是一瞬间,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Mole架上墨镜穿好衣服走向门,打开后是昨日未见的Lumpy.
“早上好啊Mole”Lumpy和往常一样打着招呼.
“恩早安Lumpy,你昨天怎么……”还没等Mole说完,Lumpy就拉着Mole站在了离荆棘丛很近的最后一节台阶的地方.
“别提了,小镇里那些人怀疑我来这里了跟踪了我一天要知道我不能让他们知道这里有你的存在.”
“嗯……”
“因为他们绝对会怀疑那些失踪的人跟你有关”Mole怔住了,问Lumpy
“难道你不怀疑我……?”
“不怀疑啊”Lumpy的笑容让Mole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秒却让他屏住了呼吸.
“毕竟本来就是Mole你干的啊”突然间不同于以往的轻快,虽说那笑容很是熟悉但M更愿意相信眼前的Lumpy只是个赝品.
“Lu、Lumpy……”
“别掩饰啦Mole,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呐?那玫瑰上的铁锈色太明显了况且还有淡淡的血腥,Mole也知道吧,Lumpy是个医生……”不等Mole插嘴,Lumpy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不过Mole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伤害Mole,毕竟是真爱啦.今天我是想要告诉Mole,Lumpy找到真正治好Mole的眼睛的方法了……之前毫无好转果然是因为心里暗示刺激太浅.”
庞杂的信息一下子全部冲进Mole的脑海让其慌乱不堪,他不明白此刻的Lumpy是要干什么.他只知道了他眼睛的恢复全部是Lumpy的功劳.
“不、不是的Lumpy,其实只要你……”Lumpy伸手突然摘掉了Mole的墨镜.
墨镜下冰蓝色的双眸仿佛能勾人魂魄只可惜黯淡无光.瞳孔略微溃散让Lumpy一阵心疼.手指拂过人面庞.
“Mole,摘下墨镜才是最好看的.不要用墨镜掩藏你了哦”
说着,Lumpy抽出手,在Mole震惊的目光下拿出了一支手枪.
漆黑色,冰冷,生硬.子弹上趟发出咔哒声,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他自己的太阳穴.
“看着吧Mole,你将获得光明”
他笑着,扣动扳机.
枪鸣声响彻云霄.
一切都来的太快,Mole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
一切都晚了.
其实,只要有你,我就能好起来啊Lumpy……
血红色的液体溅到了Mole身上也染红了暗绿色的荆棘.玫瑰花在那一刻是多么的耀眼,让人作呕.那一瞬间Mole看清了.世界都明亮了.他终于看清了他恋人的模样.血色的血染红了雪色的衣.曾经的回忆在这一刻崩溃瓦解.
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打在地面上,与鲜红的液体融合.
回忆已成回忆,过去已经回不来了.
既然已成必然,再也没办法修改.
何必呢,为了我这种人?!
Lumpy,你醒醒啊!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Mole哭了,他跪在地上,疯了一样喊叫.
一切都晚了.
永别.
——
一场大火渲染了黑暗的天空,美丽的花朵都被世界上最妖艳的火焰吞噬凋零归为尘土.
小小的白色房屋里,空无一人.
不知道谁在低叹.
既然已成必然,何必再说何必.
—fin—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