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梅林罗曼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药鱼】无题小甜梗

#亡者农药#

#当暗恋一个人时眼睛会变成他瞳孔的颜色,十天内得不到他的爱意就会失明#

#药鱼#

#百玩不厌的学院paro#

 

 

1.

在王者学院的某个A班里,有个班长叫扁鹊.

按老师所说,扁鹊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老调制毒药弄得人心惶惶.以至于在班级里被孤立.但他自己也好像不是特别在意,下了课就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翻阅上课时的笔记.典型的三好学生.

班级里的大事小事他都要管.大到班与班之间的冲突,小到韩信同学偷鲲.而每次他出面,老师都不用担心.因为谁都怕惹了他水里被下药.

这个班里还有个问题儿童叫庄周.说他问题儿童,也不叫有毛病,况且他也不小了.但他嗜睡.到哪里都能睡着.一般人叫都叫不醒.但上课老师提问的问题他都能答对.他还老因为他的贪睡总被欺负.

比如今天隔壁班的安琪拉同学过来举报一个红头发的小子拿着一只大鱼玩偶跑到他们班不知道在躲什么.

一提到大鱼玩偶,老师就能明白.又是他们班的韩信同学偷了庄周的玩具鲲,怕班长扁鹊来打抱不平.

说起这个鲲,这玩具还是庄周他自己起的名字.还说的头头是道为何起名为鲲.老师本来是拒绝的,不让庄周把玩具带到学校.结果可好,庄周连着旷了一星期的课,说是不同意就不上课.搞的老师没办法,才勉强同意庄周.

问起庄周,他老被韩信同学欺负感想如何,庄周总是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说着没关系,因为鲲回来了嘛.让人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不记仇.估计他连谁帮他把鲲抢回来的都不知道.

但庄周其实是知道的.他知道是那个扁鹊帮他抢回来的,因为是班长嘛.所以也完全不担心鲲会回不来,毕竟觉得班长很可靠.

2.

其实在开学之前,他们俩个就认识了.

庄周记得有一次自己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坐在亭子底下睡着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下起了雨.庄周当时刚睡醒,睁开松懈的金色双眸什么都没注意就想往外走,结果就被一个人拉住了,告诉他还下雨呢.

那个人就是扁鹊了.

庄周当时笑眯眯的说着没关系自己等等车就好了,结果往站牌那边一看,才回过味来,自己记错地方了,这里没他要座的车.这就尴尬了.

看了看外面的雨又看了看没有能回家的站牌,庄周叹了口气打算再睡一觉等雨停.旁边的扁鹊看到这个绿头发的家伙作出如此动作,想必是对方回不了家了吧.

于是他就把自己手里的唯一一把伞给了庄周了.这让庄周挺惊讶,不善于交流的他当时就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给他伞的家伙.

可能是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扁鹊把伞塞给庄周,说这里离他自己家挺近的,不用伞也没事.

就这样,庄周和扁鹊就认识了.

回家以后庄周就经常盯着那把伞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开学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为止.

但即便两人分到了一个班,庄周和扁鹊也没说过什么话,除了交作业,两人都没交谈过.所以庄周也找不到机会还给他那把伞.伞就一直放到庄周的桌兜里,都快积灰了.

有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扁鹊,庄周酝酿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扁鹊也就没搭理他,径直走过去了.

或许他是忘了自己了吧.

庄周这么想.但只要他醒着的时候,目光就不由自主的撇向扁鹊那边.

或许这样下去也不错.本来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有一天庄周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视力好像下降了为止.刚开始也就没注意,就这样过了三天,庄周发现除了自己视力一直在恶化以外,自己金色的眼睛也混进了其他颜色.那颜色被称之为绿.

3.

这让庄周想起了无意间听到的女生聊天的话题.

如果暗恋一个人,那你的眼睛的颜色就会变成他的瞳色,若是十天之内得不到他的爱意,你就会永远失明.

而和自己有过交集,绿色眼睛的,只有扁鹊一人.

但这也太离奇了.庄周觉得自己不可能喜欢男人.可是事实就在这里摆着.庄周不知道他想到这里的脸有多红.

他觉得扁鹊不可能喜欢上自己.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扁鹊.感情就是这么神奇吗?

自己宁愿在梦里化作蝴蝶玩,也不愿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或许是因为庄周平时都在睡觉的缘故吧,也没人注意到庄周眼睛颜色的变化.那绿色就像一滴滴入白水的墨汁,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渗入覆盖整个金色.

直到第六天,庄周也没有和扁鹊说过话.

他磕磕绊绊的来到学校,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抱着自己的鲲就想这么倒头睡去.却在语文课上被叫起来回答黑板上的问题.

庄周支支吾吾半天也没回答上问题,让老师很是奇怪,平常的庄周明明睡觉也能回答上来的.最后庄周好像感受到了一道视线,终于忍不住告诉老师,自己看不清了.而那道视线,就是扁鹊.他觉得他可受不了扁鹊的视线洗礼.

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盖住那几乎完全要变成绿色的眸子,慢慢的走向讲台,才将问题勉强看清,回答后再走回了座位,回去的时候还磕到了桌角.真是够丢人的.这么想着,睡意又慢慢攀上意识,趴在桌子上就沉沉睡去.

4.

第七天和第八天,也是半梦半醒的睡过去的.自然也谈不上什么交流.

第九天的放学后,给了庄周一个机会.庄周自然是一头睡到自然醒,醒来以后就发现天色十分昏暗.听见雨声,才明白下大雨了.教室里或许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吧.这样想着,从座位上起身,却发现自己的鲲不见了.慌张的环顾四周,胡乱摸索也找不到鲲的身影.庄周急的快要哭出来了,眼角红红的.

就在这时听见了教室门传来了声音.一道身影就走了过来.

“啊.你的鲲”

听到声音,让庄周吓了一跳,他认得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扁鹊.

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绿色的眼睛,,却发现面前出现了蓝色的东西,模模糊糊,但也能明白这是自己的鲲.

欣喜的抬头伸手,却发觉鲲湿漉漉的.自然也就知道,扁鹊估计也湿透了.

“谢谢….”闷闷的出声,小心翼翼的抱紧怀里的鲲,仿佛劫后余生.

而扁鹊却摇了摇头,说这事举手之劳.

庄周也就没再说话,他明白自己的鲲应该是又被韩信偷走了,而扁鹊依旧去帮自己追鲲了.毕竟他是班长.所以也是举手之劳.即便如此,庄周心里也有小小的失望.

回到自己座位上,却发现扁鹊迟迟不肯离开,本打算等扁鹊走完自己再走的庄周只能干干的坐在座位上,也不敢睡觉,怕一觉睡到明天早上.

“你是不是…没带伞啊…?”想到什么一样,庄周冲着那道模糊的身影说.

扁鹊似乎楞了一下,然后说是.

庄周心里一阵欣喜,拿出桌兜里的伞走向坐在座位上的扁鹊.

“那个…..伞给你”

“恩?”扁鹊有些惊讶的出声,盯着庄周手里的那把伞.而庄周却浑然不知.

“这是你的伞啦….”庄周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扁鹊,这把伞是之前扁鹊你借给我的.

“你可能忘了吧.”庄周说着,把伞放到桌子上,眯起眼睛笑了笑.

看着庄周的笑容,扁鹊想说自己自然没忘,但他没有说.事实上扁鹊认为庄周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他还记得在车站亭子里那个有点呆的男孩子.那个人就是庄周.当时自己其实没有必要去借给一个陌生人自己的伞,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天性驱使.

教室里陷入有点尴尬的沉默,直到庄周再次打破.

“那个….”

庄周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让扁鹊不解.抬头却看到庄周快要红透了的脸,.

“你可不可以…喜欢一下我?”

话音刚落,庄周就抱着自己的鲲从还没反应过来的扁鹊面前跑出了教室,一直跑出校门.这一路上出奇的没有摔跤.

庄周不明白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只是任由天空中的雨点打到自己快要烫熟了的脸颊上,或许以后自己永远不能跟扁鹊说话了吧.毕竟突然蹦出那种话.已经完全变成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惶恐和不安,他知道,他还有一天时间.最后一天.但他觉得他没有勇气再去面对扁鹊了.或许永远的黑夜也不错,可以让自己就那么睡下去.

而被扔在教室里的扁鹊在短暂的大脑短路后,脸也慢慢泛起了红色,将手盖住面部.

“什么吗….那种表情….”

5.

第十天.庄周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到学校,脸上和胳膊上还增加了几块伤.同学李白心肠很热啊,就拉着庄周非要去医务室.庄周就闭起眼睛一个劲的摇头,说是自己上学的路上被自行车撞倒了,不痛.

李白也就没办法了,挠了挠头说让他自己以后注意些.

扁鹊也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等着老师的到来,还顺便维持了一下纪律,但他和庄周都没有看对方一眼,似乎都在躲藏什么.幸好现在的庄周已经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切都跟糊上一片马赛克一样.要不然庄周又该伤心了.当上课老师再次提问庄周的时候,庄周干脆让老师将题目念出来才回答的,而且有意的闭起眼睛,怕被看到什么一样.

庄周一上午都无精打采一样,虽说平时也没多少精神,但奇怪的是,今天庄周一分钟也没睡过,只是盯着课本一动不动.

直到中午,庄周才离开座位,扶着桌子一点一点的往前走,想要去食堂买饭,但手里却忽然一空.

鲲又被韩信抢走了.韩信一边嘲笑着庄周多么多么没力气,就往外面跑.庄周想也没想就向那声音追过去,却直直的被椅子绊倒,就这么重重的摔倒地上昏了过去.似乎脑袋先着的地.

这么一下可让韩信蔫吧了,全班一下子就静了下来.而扁鹊则是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抱起了庄周,狠狠的瞪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韩信,让韩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学们都没有想到,平时总是一脸平淡的扁鹊,居然在这时从他脸上看出了气愤.

扁鹊将庄周送到医务室,据校医所说庄周并无大碍,可能是因为最近太累了才晕了过去.扁鹊可有点不明白了,庄周几乎每天都在睡觉,居然会累?

看着躺在白色病床上的庄周,扁鹊第一次觉得这家伙跟个女孩子一样.皮肤很细嫩,睫毛长长的.柳叶眉,双眼皮.平时比某些女孩子还文静,甚至说话都十分轻柔,似乎怕惹怒谁一样.这家伙还不记仇,韩信那家伙总是抢走他的鲲,可他从不在意.

望的出神,扁鹊想起了昨天放学后的事情,感觉脸颊开始升温,赶紧扭过头看向别处.

其实扁鹊从开学开始就一直开始注意他了,可他没察觉到.若非韩信那小子抢的是庄周的东西,自己也不会每次都那样追回来.

所谓的一见钟情,或许就是这么神奇.

扁鹊一直觉得庄周睡觉的样子是最好看的,就像他们俩个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扁鹊就那么看了庄周很长时间.直到庄周醒过来.

6.

庄周只觉得自己做了好长一个梦.

他变成蝴蝶,在天空中自由的飞舞.有时落入花丛,有时与风细雨.最终徐徐落在一个人的肩头.张嘴可说人语,他问他,你可不可以喜欢我一下.

最终庄周醒过来了,已经是黄昏时分.看着眼前不清晰的事物,庄周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甚至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的扁鹊.直到扁鹊开口,庄周才知道,他身旁还有个人.

扁鹊问他,医生说他太累了才这么昏了过去,是不是病了.

庄周怎样也没想到就这样又和扁鹊说上了话.本以为以后再无交谈,让现在的庄周处于懵懂状态不知如何是好.

垂下眼帘,小心翼翼的出声

“….病了.”

“但这个病,谁也治不好”

“无药可救的地步”

扁鹊表示,自己其实在学一些医术,若是真的哪里不舒服,他自己可能会派上些用场.

庄周只是微微一笑,抬头寻着声音注视着那团模糊的影子.指指自己绿色的双眸,问他.

“这病,卿能治否?”

庄周能感受到当时扁鹊诧异的目光.

7.

谁也不知道庄周和扁鹊的关系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好,庄周除了在睡觉,就是和扁鹊坐在一起.

庄周总是喜欢眯起他金色的眼睛笑吟吟的看着扁鹊,而扁鹊却是一如既往地冷淡,但在这之间,总会体现的有些慌乱.

听说,在那之后,韩信因为食物中毒在医院带了半个月,具体情况不明.

 

 

END

 

评论(1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