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酒鱼】无题甜梗

#亡者农药#
#酒鱼#
#脑洞产物不甜不要钱#
#讲述了一个闷骚李白报恩的故事#


0.
太白送给子休了一个小袋子.就在战场上,二人还是敌对方.
谁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1.
太白,真名李白.
若是说什么时候遇见的子休,他自己也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那是一次匹配赛.
自己这方印象最深的,就莫过于骑着一头蓝鱼的家伙了.要问为什么,不是说他骑着个坐骑就引人瞩目,毕竟敌方那个关羽还有一匹赤兔呢.
主要是,骑在大鱼这上面的家伙,从开局开始,就一直在睡觉.而移动和攻击负责,都是那头鱼.你说那家伙怎么不被晃醒呢.李白内心无数次这么想.
只记得后来,他拿了敌方花木兰的人头以后残血往泉水跑,结果身后草丛突然跑出来个关羽.追着他就要砍啊,眼看不行了,想着干脆被砍死再复活算了的李白减慢速度.本以为完蛋了却发现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关羽没有追上来.
一条蓝色的大鱼挡在了关羽面前,上面的绿发男子显然已经睁开眼睛了.虽然可能还没完全清醒,但还是挡在了李白和关羽两人中间
转身冲李白喊了一句回泉水,扔出了个小蝴蝶便和关羽硬扛了起来.
李白跑回了泉水,但那男子却被关羽拿了人头.
是不是该说他笨啊.当时李白是这么想的.毕竟那家伙傻傻的送人头去了.再坦克到头来也输出不了多少.
看了看旁边的妲己,之前开局的时候她就介绍过自己了.
李白问她要不要和自己走一路.
妲己眨了眨眼睛,看着旁边的李白点了点头,说能跟着太白先生一起走是她的荣幸.
李白挺奇怪对方怎么知道的自己的名字.妲己微微一笑,招牌式的笑容.
“谁能不知道李太白先生呢?”似是在打趣,但李白的思绪却没集中在这上面,而是在想正在复活中的那个家伙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名号出于尊敬什么的才来救自己的.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和妲己合作硬生生拿走那关羽人头之后,大鱼便赶了过来.
上面的男子似乎处于半梦半醒状态,又快要睡着了.
李白有点不耐烦.用剑柄使劲戳了戳那鱼,鱼似乎有些生气,使劲的抖了抖表示不满,可没想到把上面马上就要睡着的家伙给晃下来了.
扑通一声毫无防备的摔倒地上,也够疼的.
只见男子挠了挠自己绿色的头发,晃晃悠悠的抬头从地上爬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了一样,懵懵懂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李白和妲己,说了句.早上好.
李白一脸黑线啊,都快中午了他早上好.
但他太白从不欠人人情,撇了一眼那绿毛
“你有什么想干的吗?拿蓝buff?我还你之前那人情”
话音刚落,只见那人揉了揉眼睛,爬上鱼后看了李白一眼.
“你是….谁啊?”

后来直到推倒敌方水晶,李白也没再跟那骑着鱼的家伙说过话.
2.
虽说没说过话是没说过,但自那天起李白心里总是还有那么一个结.
那局结束以后,他老是忘不了刚从其上爬起来一脸迷茫的那绿毛家伙和他那双金色的眼瞳.
或许是因为不常欠人情的缘故吧.这么想着,无视如今身边女孩子们的搭话声,收了敌方几个人头.
就在这时,一瓶绿色的毒药洒在了他身上.毒药扁鹊.这李白还是认识的.
若是说这扁鹊在他们这方还好,但偏偏在敌方.可区区一个扁鹊,终究是挡不住自己的.
冲过去连续削了对方几剑,但这扁鹊依旧不慌不忙.
“你眼睛里有着别的东西,青莲剑仙.”
平静的声音却让李白呼吸一滞,在停止攻击的瞬间扁鹊转身躲入了草丛,不见踪迹.
想想也的确,之前一局被那周瑜说自己心不在焉.
他青莲居士心里能有什么呢?他从来都是无拘无束的啊.甩了甩头,让自己重新全身心投入到战局里.
即使自己拿的人头不算少,但己方的炮塔却快被敌方推个干净,这可不太妙.嘴角勾起一抹有些狂妄的弧度,将酒壶打开,辛辣的酒液顺着食道流入腹中,眯起湛蓝的双眸跑到塔前,随后将其随手挂在腰上.

“集合,准备团战!”

这局自然也轻易拿下,随手抹去溅在脸上的红色液体,眼睁睁的看着敌方水晶倒塌.他堂堂青莲居士,怎能被一点小小的杂念所困扰?
明明是那家伙不要答谢的,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虽说自己的原则是不欠人什么人情,无拘无束的穿梭在战场亦或夜晚举杯邀月吟诗作乐,但那人完全没提什么要求,干嘛非要想着那个不靠谱,打仗睡觉的家伙.
自那以后,一想到那日的男子,就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李白也不明白为什么.
李白没有料到的是,今后还会一直如此.
3.
又过了几日,李白觉得忍无可忍了.
干脆抛下战局跑走了.
这让敌方和己方都大吃一惊,昔日那高声诵诗,在战场上号称十步杀一人的李白跑走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实际上李白自己也不清楚.
好几日了,只要一闭眼就看到那双金色的眸子,让人过目不忘那种.号称什么也放不到心上的李白居然落得这般田地,罪魁祸首竟然是救了他自己一命的瞌睡虫.
那时还不如不救.要不然自己也不会睡觉睡不好拿人头不专心.明明他自己连那绿毛的名字都不知道.不就报个恩吗?遇到了赶紧报答了他,省的天天想.
还真苍天不负,又一局匹配,庄周和李白又遇见了,依旧是一波的.
刚开局,李白就使劲晃那条鱼,让他把骑他的人晃醒.、
这人还真没有起床气.睁开眼睛看着晃他坐骑的家伙,恍然大悟他是好几天前把自己摔地上的家伙.
说实话那天以后庄周就有那么一点点心理阴影了.把他晃下去不说后半局还根本不搭理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家伙大脑里在想什么.
还未等庄周开口,李白就说让他提个要求,能做到的自己一定做到.
庄周没回过味来呢啊,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啊.
没好气的随意敷衍,给对方说那这整局都别打搅自己睡觉.
谁知道面前这个不知名不知姓的人犯什么毛病.
说完之后,庄周就骑着自己的鲲往下路跑了.
李白看着骑着一条鱼的家伙往下路跑了,自然跑去了中路,不打搅他睡觉还不简单,不和他走一路呗.当时是这么想的.
敌方下路连续被推了两个塔,但下路就庄周一个人,可想而知是谁干的.
敌方主力就往下路跑,庄周的鲲见了转身就跑,而这时李白把中路的塔也推的差不多了.没办法,回放高地,敌方又全部跑了回去,而庄周的鲲又驮着庄周去推塔了.庄周自然是在睡觉.大局已定.
杀的痛快李白眼看就要把敌方刘备削死了,但孙尚香却突然跑了出来.之前就只剩一半的血的李白只能掉头就跑,而身后两人穷追不舍.
跑没关系,可李白没意识到自己跑错路了.
把敌方第三个塔推完的鲲刚想回泉水补蓝,却被旁边突然窜出来的李白撞了个正着.剧烈的撞击让庄周差点掉下去,在梦中被惊醒可不是什么好事.睁眼却看见了那张让人生气的脸.
又是这个家伙!
庄周那叫一个气,非要莫名其面的报答自己的是他,倒头来却把自己又撞醒了.李白也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地上,来不及给庄周说话就让他跟自己跑,一点歉意也没有.
庄周还没反应过来,却被饥渴子弹扫到了.
这家伙把敌人还引过来了?!
有气没处发,己方的人还没赶过来呢.鲲跑的自然比李白快一点,很快就跟上了李白超了过去,看着残血的棕头发家伙,很想说不是神仙穿什么白衣服来好好损一损三番五次坏自己美梦的大坏蛋.
而李白却被对方的攻击集中了,陷入眩晕状态,见状庄周条件反射开了个大,解控了.
就这样,两人再跑了几步,己方的安琪拉和亚瑟就赶了过来.
完蛋了.李白心想.
这算是又欠了绿毛小子的人情了.
看着李白的脸色不太好,生气归生气,但还是充满善意的庄周偏头看着对方.

“那个…..真的不用再报答什么的了,我完全不知道你欠我什么况且我不认识你.”

4.
得到了对方的真正回答,李白终于觉得自己解放了.再也不用耿耿于怀报答什么的了,那也肯定不会老想起那家伙了,自由万岁.
但是,还是太天真的.
如同得病了一样,李白还是闭眼能看见那张脸.让李白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哪根神经坏掉了.无奈之下,去找了那毒医.希望能找到点什么药治治自己的脑残.
见到李白来找自己,扁鹊也是大吃一惊.
“这剑仙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显然,扁鹊惊讶归惊讶,但也不是多么有尊敬的意味.
李白盘膝而坐,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扁鹊,想问问扁鹊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纠结综合症.或者不报恩就睡不好觉的好人综合症.
听闻情况扁鹊一愣,问他人的样貌.
李白说那人有绿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皮肤挺白的,爱睡觉,老骑着一条鱼.
闻言扁鹊告诉他那是庄周,字子休.而且他骑得不是鱼,是鲲.
李白便询问他鲲是个什么玩意.
“ 北冥为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绝云去,负青天,而后图南.

“这是那庄周写的”
听扁鹊这么说来,那庄周还真是颇有文采.李白忽然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那个贪睡鬼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睡觉,那是因为他做梦会将自己梦成蝴蝶,那是他的梦境,据他所说那梦境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肯定会很生气.”
“至于你的情况,应该是相思病了”
李白刚想夸夸扁鹊见识很广却被这句话激的把话咽下去了.转身气呼呼的就走人.
鬼信自己的了相思病.
但几日日日夜夜睡觉都能梦见那家伙,李白快要崩溃了.
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别开玩笑了,自己可是个诗人,不贪图什么女色.
话说…那庄周好像是个男的.
5.
又过了几日,李白又遇上了庄周.这回是敌对方.
李白二话不说就往庄周那路跑,而这回庄周恰好是醒着的.
看见那李白提着剑就冲自己跑过来转身就要跑,自己可不想再被这个家伙弄到地上.
但依旧晚了一步.还没来得及放蝴蝶,李白就跑过来了.
想着要被打就被打吧大不了一死的庄周预计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
只觉得手里多了个东西.
一个小袋子.
李白说,既然你是有文采之人,那应该能懂.若是懂了,晚上就一起去喝酒吟诗作对吧.还有,我叫李白.随后转身跑走了.
己方的韩信不干了,说李白到手的人头你不拿你还跑回来哦.拿起武器就想去追庄周,结果被李白一剑挡下.
“今天,水晶可以倒,谁也不许动他分毫.”
6.
李白给了庄周一个小袋子,很轻.
庄周有些不明白的打开袋口,其中只有一物,比指甲盖还小.
圆滚滚的,小巧玲珑,色泽红润.
只见庄周手一抖,面色红润险些将其掉到地上.


——此物最相思.
END

评论(14)

热度(94)

  1. 沐风饿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