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异色仏英】damon and pythias(黑手党paro/BE/长篇大概)

会开车,一步一步来.
含私设3p,常色.异色为主.
入仏英可比all英早,但却没好好写过dover的文深感愧疚于是来个大的.
微量金三角,含有黄暴词汇.
老样子,这白衣.
某种意义上的新文风尝试
标题含义*生死之交
——————
Location:London TIME:10.pm
漆黑的夜晚,即便是那繁华的商业街也渐渐变得安静.静谧的,入梦时间.
在夜色的笼罩下,那罪恶正在人群中蔓延.
The bar
泛着黄晕昏暗的灯光打到在场的每个人身上.
这是全市最大的酒吧.
鱼龙混杂的地方,未免有不知死活的跋扈之人也抑或因饮酒醉酒滋事.
奥利弗勾起唇角,看着桌子对面那谢顶的男人,毫无品味的金链挂在其脖间,肥硕的身体生生可以顶上三个人吧.若是再形容仔细点,那便是..顶上三个半自己?哦当然,他可没有损自己那身板的意思.
毕竟..若是壮实些,这任务自己可能就无法完成了.至于什么任务嘛...
尽管脑内在想着那杂七杂八的事情,但也不耽误身体上的动作.
比如现在,他的手臂正环着那人的胳膊,乖顺的随他走向那耸入云间的宾馆(也许也没那么高,毕竟现在是夜晚.)
那人身上充斥着尼古丁和酒精的味道.即便自己的搭档也是.但相比较之下,此时此刻的这头肥猪,恶心透顶.
抑制住自己那暴躁的情绪,悄悄安慰自己这仅仅是开端.
他毫不大意的随那男人走进大厅,如同二人是陷入情海的情侣一般,微笑着听着那人下流的笑话,不时用自己那软糯的嗓音撒娇一般与其谈话.
五十米.
六十米.
奥利弗计算着那身后枪口距离自己的距离,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别看这男人让人作呕 但他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警局与黑手党的眼中钉.
垄断着这伦敦1/3的经济.
身后那枪口,便是此人的保镖类的人员.若有人对其动手动脚,那子弹便会毫不犹豫的给那人脑袋开个洞.
自然,这保镖类人员不止一个.或许连那接待人员都是.但这却不重要.
之前提到的任务,便是这个.杀掉他.
听似简单的任务,危险系数却是不可计量.稍有失误,便会头颅落地.
真的以为那黑手党可以光明正大的攻击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别开玩笑了.有的时候,暗杀组也是必要的存在.
走进那与磁卡上标记的号码相同的房间,那人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往奥利弗身上压去.
“先去洗澡吧——?”
奥利弗眯起眸子,眼中的狡黠被那粉蓝覆盖.再三催促对方去洗个热水澡,在那人的腻歪之下终于成功.
撇了一眼那悬挂在房间正中央的挂表,分针正指向十.
他只需要十分钟,搞定一切.
电视柜的第三层左数第二个,那抽屉中有着一把水果刀,以便客人使用.附近的宾馆,唯有这家会贴心的附上这东西,此时此刻却起了大用处.
对于杀掉这个人,身上带枪支与管制刀具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也就需要一些情报比如抽屉里的刀.这就要归功于那法国佬啦.具体情况,奥利弗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那搭档情报网在这欧洲不敢说最全,但也是数一数二.
锋利的白刃被压在了鹅绒枕之下,奥利弗自然是自觉地将外套褪去,只剩一件略长的单薄白色衬衫,胸前的两点若隐若现.
坐标(10,145)对面楼顶上的狙击手可是枪口一直指向自己这间房间.不过倒也无所谓了.
那人在浴室的时间快要超过十分钟了,仅仅是冲个澡,可真够磨叽的.
奥利弗可不耐烦了.他和他的搭档打了赌,他若是十几分钟之内搞不定,就包了对方这个月的烟钱.
奥利弗从不做什么亏本的事情或者说买卖,所以,对于这约定也是一样.
思绪飘散间那浴室的门伴随着白气与咔哒一声,被打开了.
那身上的肥肉可真是让人想要呕吐,这让奥利弗的唇角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也转瞬而逝的恢复了正常.
故作扭捏让人将那窗帘拉上,再三祈求仿若无骨的黏腻终是成了功.伴随着白色窗帘挡住窗外的最后一片透彻隔阂,奥利弗仿若迫不及待,大腿根处的玫瑰纹身开的妖艳开的诱人.轻咬唇齿发出细碎的呜咽的发出隐晦的邀请.那人如同失去控制的禽兽发情的公狗直直将奥利弗压在身下,洁白的褥单如今已没了以往的平整.
那人的唾液点染了奥利弗的脸颊.忍着什么一般一手悄无声息伸入那枕底,握住了冰冷的利器,一手就势勾住身前男人的脖子主动的样子令其更加想要将身下的人操弄的娇喘连连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奥利弗的唇错过对方的脸颊,停留在这家伙的耳畔伴随着浓浓的厌恶与玩味出声.
"想操我?白日做梦,肥猪."
在下一秒,红色的液体大片流出,那匕首直直戳进对方的喉咙处染红了奥利弗的衣衫与脸颊.眼神瞬间冷冽,坏笑的勾起唇角看着对方绝望与不甘的眼神直到溃散.整间房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直到手机铃声的响起.
斯卡布罗集市的乐声伴随着这场面未免一瞬变得诡异.
随手拿起手机,奥利弗走进浴室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熟悉不过.弗朗索瓦.
"喂喂——这里06或者你想叫我夜莺?亲爱的?"水珠顺着发丝留下,依旧是那犯贱一般的语调调戏着电话对面的搭档.
"废话少说.狙击手已秘密排除,全酒店系统包括监控都在这.你的任务呢."有些沙哑的声音顺着传入奥利弗耳中,他却满不在乎的继续开着玩笑.
"当然解决了,九分零五十五秒那垃圾彻底死亡无生存迹象所以这个月的小蛋糕,你要给奥尔买哦."
将身体随意冲洗把血污冲掉衬衫毫不大意的被其划成小条顺着马桶冲走,舔舐嘴角很满意的得到了对方兑现赌约的默认.
"那奥尔一会就出去,艾伦接我?"也不知那蛋糕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居然让他的语调里增添了一分欢快.关闭喷花简单的用毛巾擦拭,拖拉着拖鞋开始更换衣物.
面对对方毫不留情的吐槽奥利弗也不置可否,现在还这么悠闲?这话不是他听到的第一次,早就习惯罢了.
反手拿起刚刚洗澡前被自己扔到一样的发套套在头上,清一色的绿色掩盖住了人原本草莓金混色的短发,套上衣物瞥了一眼早已开始变冷的尸体,铁锈的味道弥漫在这令人兴奋.
哼着不知名的民谣离开这,娴熟的一口气走出宾馆大门,转身拐入身旁不知名的小巷几番曲折在昏暗的路灯下看到一到身影.
"06."简单的说着号码却丝毫不停下脚步,他能确定眼前的家伙究竟是谁.
"得了奥利弗"那人终于按耐不住似得将手中快要燃尽的烟蒂丢在地面毫不留情的捻灭,看着走近的人似是十分不悦."闭上你那懒张嘴 那数字是你自己给自己起的老子知道,"被当面戳破,奥利弗也是假装无奈的吐了吐舌头,随后跟着那转身就走的家伙拐来拐去最终走到了一辆黑色轿车前.
拉开车门,自觉的坐在后排看着坐进驾驶座的红发的家伙,待他发动引擎才放松般一把把假发套扯掉.随后在手上扣来扣去最终撕下一层薄膜.
"well,小鬼头艾伦今天怎么样?奥尔可是仅仅用了九分钟哦!"炫耀似得靠在椅背上,不知何时被拿出的粉色指甲油正在被奥利弗细细的涂抹到指甲上.
"九分钟?靠你卖身?被那家伙上了吗老疯子?"被称为艾伦的家伙毫不示弱,但奥利弗却完全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俯身将指甲油抹到了艾伦的脸颊上,随后还添油加醋的给他多涂了几下.
"那也是本事呀?车上不许闹小孩子脾气哦,下车干架"仿佛教育小孩子的语气可以让人气吐血但其实艾伦起初真的气的差点憋出内伤但幸好现在早就习惯了.但生气还是会的.
"啧"不满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便开始疯狂吐槽奥利弗的那顶绿色假发.那么多颜色偏偏选了绿色,打算以后当个小绿人?连帽子都不用带了好吗.
"那也掩盖不了奥尔的颜值,哪里像你 虎背熊腰"巧妙的避开话题,但话音未落,刺耳的刹车尖鸣声响起搞得奥利弗险些从两个椅子间栽出去,显然,到站了.
下车甩门,奥利弗将从车上顺来的烟抽出,点燃后送到嘴边深吸一口随着尼古丁的气味进入口腔最终又被呼出,着实让人感到愉快.艾伦此时也走到了奥利弗旁边,二人一同走进了面前这栋房子,随着敲门声的落下,屋内终于有人将门打开.
扑面而来的是浓烈的酒精与烟味,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黑漆漆的客厅里唯有电脑的蓝光在闪动.
三人之中的技术人员也是之前奥利弗提到过的家伙,弗朗索瓦.
—tbc—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