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短篇】一见钟情#仏英#


#一见钟情
#情人节贺文,连夜赶.
#上司英x员工仏(在文中体现并不是很明显)

弗朗西斯喜欢亚瑟.

见到这个名为亚瑟·柯克兰的男子之后,他发现他真的动了心.曾肆意穿梭于情场之中却永不沾衣的他,终究是败在了这个粗眉毛身上.

没错.就是这样.

弗朗西斯想过很久很久,有关于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那只金色的头发如同乱稻草一般的人,也或者说是,爱上.
他自认为见过世界上拥有数一数二姿色与才华的女人,却偏偏看上了一个做事总是苛刻的,一板一眼似是不懂得情趣为何物的家伙.亚瑟柯克兰.一见钟情.

再然后,他们在酒吧之中相遇.

弗朗西斯看到了亚瑟那或许不为人知的一面.平时被烙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服之下居然隐藏着如此可爱或者说是疯狂的性子.
那是一次偶遇.却拉进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弗朗西斯发现,他们或许拥有某些相同之处.
——
亚瑟柯克兰.此时此刻早褪去了白日的伪装.平日被隐藏在眼镜之下的一双绿眸,此时此刻却完全暴露在众人眼中.他从不近视,那眼镜只是一个装饰.因为他觉得这会使他显得更加严谨.
上身仅仅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的领带系在脖间下垂.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正与几位搭讪的小姐聊的正欢.绅士般礼节的微笑与时不时挑逗一般的话语,无论让谁听到,

谁都想不到这才是真正的亚瑟柯克兰.

随着时间的流逝,亚瑟唇边上的口红印子便代表着他收到了来自美丽小姐的青睐.
酒液下肚,微醺的脸颊衬上精致的五官.让他显得如同真的花花公子,玩世不恭.

于是被弗朗西斯看到了.
这间酒吧是弗朗西斯最常来的地方,但很遗憾,他似乎被他的好安东尼奥给放鸽子了.正当无聊之际,他觉得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起初不敢给予肯定,直到那人侧头与旁边的女人聊天.
如果说,他可能认错任何人,但永远不会认错一个叫亚瑟柯克兰的家伙.
于是他坐在旁边,观察着那里二人的一举一动甚至直到看到一个浅浅的亲吻.弗朗西斯肯定,是那女的亲上去的.但知道这些却也并没有什么用处.于是他做出了尝试.

他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直到他的旁边.

“这里可不适合你,Mr.柯克兰”
弗朗西斯尽量将语气放的轻松,自觉的坐到了对方身旁.
而亚瑟呢?他似是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但最终倒也是没多少些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好巧.
处变不惊.这便是弗朗西斯看上对方的原因之一.这与他无异,他甚至怀疑他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同类才一见钟情,而此时此刻如此环境之中,他觉得他的猜疑并非是没有道理.
冰块碰撞着玻璃的声音此起彼伏,在这暖和的酒吧之中融化迅速.
溶腻在酒液之中,或许正是冰的愿望.

“我没想到你会来这里.灯红酒绿并不适合你.”
弗朗西斯将见底的杯轻轻放到桌面之上,望着落到桌面上的水珠,他终于是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所以呢?”
亚瑟杯中的液体并未喝完,显然,他或许不胜酒力.但他终究是来了,为什么呢?或许谁都有压力.弗朗西斯如此想着,但却被下一秒的话打断了思绪.
“这就是你在我斜后方盯着我快有半小时的原因吗?波诺弗瓦先生?”
他惊愕的扭头,却对上了狡黠的绿.似是狐狸,这形容词或许根本不好,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此形容.
上挑的嘴角与挑衅一般的眼神,这使他有些措手不及.
“人,总有一层外衣要脱掉.你不明白?”
像是满意对方一瞬间表情的亚瑟,有些自得的说着,那语气上扬的感觉让弗朗西斯肯定,这家伙可能有些醉了.完全没有酒量的人来这里喝酒?自讨苦吃.
“懂啊,自然是懂.我想你是有些醉了,亚瑟.”不置可否,弗朗西斯试图避开他的话题让他尽快离开这里,他似乎是在谁嘴中听说过,这家伙酒品差得很.
“我没醉,你才醉了”亚瑟一口气将剩下的液体全部喝下,弗朗西斯才想起来,从自己观察开始,这好像是对方的第四杯.听这孩子一般赌气的话,他笑了,顿时有了调戏的心里,玩兴不减.
“是啊,我醉了.”偏头,似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亚瑟,随后,亚瑟只觉得头顶上暗了下来.对方站了起来.
“所以我要吻你,亚瑟柯克兰”
这是一个不容拒绝的吻.温柔而又蛊惑人心.发黄的灯光或许真的起着作用,诱导人们步入本不可踏入的领域.
——
自那之后已经三个月了.当时也不知怎的搞得,一吻结束之后,弗朗西斯告了白.而,亚瑟柯克兰.答应了.
这像是一个天方夜谭,这件事情弗朗西斯完全可以炫耀上几辈子.
而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
他抱着娇艳的红玫瑰,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弗朗西斯喜欢亚瑟柯克兰.
他觉得他这辈子都要栽倒对方手里,永远回不了头.

在那之后他们常常接吻,且一次比一次玩的过火却永远差那么一小步.于是他在今天,向亚瑟柯克兰求了婚.
亚瑟白日还是那样的一脸古井无波,直到开门后看到那一大束玫瑰花与盒子里的一枚镶钻的戒指他才变了脸色.
此时此刻他的脸发红,跟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一样,红的不像话.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没错,这才是弗朗西斯的亚瑟柯克兰,只有弗朗西斯才能见到的“亚瑟柯克兰.”
亚瑟有一个法国情人,这使他常常收获意外的浪漫与惊喜.工作完后二人总是在私下里说些什么,干些什么聊些什么.亚瑟才发现,如果说一开始自己只是为了开玩笑才一口答应,那此时,他才是深陷其中.
他有迷茫过,弗朗西斯是否也只是玩玩而已,从而责备自己的天真.直到看到了面前的这枚戒指.
“嫁给我”
他说.
这句话出奇的是一个肯定句.弗朗西斯此时单膝跪地,抬眸像以往那样笑着.令人着迷.
亚瑟同意了.那玫瑰花纹的钻戒,便被弗朗西斯套到了他的手指上.这让亚瑟想起了之前弗朗西斯说过的动听情话.
“你就是我的玫瑰,或许会刺伤到我,但美得却令人无法自拔.我便是你的夜莺.”

再后来,亚瑟·柯克兰问他
“你后悔吗.”
“后悔吗,吊死在我这一棵树上,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
得到的回答是
“No way,我亲爱的,亚瑟·波诺弗瓦夫人.”

END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