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宗教松/材木松】witch①


#宗教松,材木松
#神父karax魔女totti
#大概中篇
#拖更狂魔,慎入[???]

如果人鱼小姐想要双腿的话,就用声音来换.
如果大灰狼想要吃掉小红帽的话,就用那一口尖牙来换.
如果灰姑娘想要被王子喜欢上的话,就用那双水晶鞋来换.

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哦.

只要你沿着那一条弯弯的碎石小路,就可以找到树林里的糖果屋和糖果屋中的粉色魔女啦——!
在你需要的时候,小路它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引领着你,走到甜甜的屋子面前,见到那个神奇的魔女“小姐”.

“只要交出你最重要的东西,那么,什么都可以实现”

——

空松已经听说这个谣传有一段时间了.
美丽的魔女小姐.有所需求的话就要午夜十点去西边的一座教堂的后山寻觅入口,被选中之人方可进入另一片空间,只要交出最重要的东西,那么就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听闻甚至有人已经与其做过交易,丢失了什么又或者获得了什么也就不清楚了.

而他,就是那个教堂中的神父.松野空松.

如果一直如此人心惶惶,也甚是不妙.这样想着的神父,想要去弄个明白这件事的虚实真假.
大概是因为身上的这个职务担子吧,也或者是本身就不弱的正义感,我们的神父先生便在准确的时间里出现在了准确的地点.
但是他缺一样东西,那就是欲望.
得到魔女许可的条件,应该是强烈的欲望.这样她才会将入口打开.但是空松没有.他并不觉得自己缺些什么,所以按理说,他是进不去的.按理说.
山根本不算高,那乌云遮挡着本就微弱的月光让世界一片漆黑,任凭那天空中可怜的星星拼命地闪烁,也不会再次亮堂几分.秋季的树枝上挂着稀稀疏疏的叶片随着阴冷的风簌簌作响,不知哪来的乌鸦啼叫,亦然是一片诡异凄冷的景象.
空松不禁缩了缩脖子,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再带上几件外套而不是在来到这里之前丢下了那些可以让人感到温暖的衣物而选择了此时此刻自己鼻梁上的墨镜.
失算啊.
不禁懊悔的叹气,本就黑漆漆的夜晚自己究竟为了什么把墨镜带上?俘虏那所谓漂亮至极的魔女小姐的芳心?上帝啊,这可是要遭天谴的.虽说或许也能成功?
如此想着,倒也没停下脚步.
鞋面摩擦着硬邦邦的土壤,也不时踩上落在地面上的枯叶发出卡嚓卡嚓的声响让人毛骨悚然.但想到自己来之前对不久前从修道院而来的修女夸下的海口,也就没法回头了.
冷不丁从地面低略而过的鸟儿发出的声音让空松险些脚下不稳摔到地上,抱紧怀里的圣经暗自祈祷.
直到再次走了不到几步后看到远方传来的不可思议的的光芒.

这时他证明了,那个谣言可能,不,绝对是真的.

踌躇几分向前迈步,抱着忐忑的心情甚至掺杂着恐惧.究竟进不进去?
这样询问着自己,实际上那光芒在他眼里是那样的诱人像是恶魔的蛊惑.
虽说神父被恶魔蛊惑什么的就像个笑话,毕竟谁也不会轻易对神的下属出手.
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接近那里,冥冥之间他总觉得有什么在呼唤自己.
闭着眼冲了进去.
一时间不敢睁开眼,神父先生生怕睁开眼后会是一片炼狱一般的景色,或许自己身旁就是蓄满鲜血的池子,而睁开眼后会看到无数的丑恶怪物的脸庞.
但是他错了.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灿烂的阳光,那蓝天白云映衬着绿色的森林,与外面天差地别,小巧的百灵鸟正停在树枝上歌唱.
而借着树木之间的间隙,他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间粉色的屋子.
低头,自己正踩在一条碎石路上,沿着小路,慢慢走近了那间屋子.
伴随着视野的扩大,他见到了屋子的全貌.
似乎是糖果制作而成,真的像是童话中的糖果屋.如果有孩子忍不住去咬上一口,会不会发生故事中的事情呢?可怕的巫婆也许根本不是漂亮的魔女,谣传的美丽只是为了勾引一些人上钩.
香甜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粉色,蓝色,黄色,白色等五颜六色的糖块搭建而成的屋子,阳光下闪耀着特有的硬质光芒.在这阳光下,糖果居然也不会融化,煞是神奇.
而周围,开着一朵朵野花,虽说不如糖果屋引人瞩目但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像是世外桃源,这里的一切都像是孩子们作的美梦,不远处的湖泊中映着天空和青山,连离着很远的自己都能看出其水波荡漾.
森林已然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这一切是那么令人心情舒爽,微风吹拂..不对,自己好像完全沉溺其中了?!
忽然醒悟过来的空松甩了甩头,怀疑着这魔女和恶魔可能没啥区别,完全是和圣经上说的一样,只不过一个是用甜言蜜语而一个可能是用这种风景了.
自己可不能被骗啊,哪怕是为了空松girl..!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他也是明白的,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也不妨见一见那传闻里的魔女,不虚此行.
想到这儿,也算是有了目标,将墨镜向上推动挂到头顶,定了定神后再次迈开脚步.直到停在了屋子的正前方.

正要伸手打开门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在哼着曲子,有些熟悉的旋律但是却也怎么都记不起来这旋律的名字.
收了手,随着那声音绕着屋子走了过去.
屋子后面是一片花园,玫瑰,月季,蓝铃花,鸢尾..和那屋子一样,五颜六色使人惊艳,更何况这些本不是一个花期的花居然在此一同开放,很是令人差异.
声音的源头,被空松找到了.

一个人穿着粉红色的裙子,坐在花丛中像是与鸟儿交谈,背对着自己.

看着那被裙子包裹的相对来说小巧些许的身体轮廓,空松心想着可能这就是魔女了.到底会是怎样的魔女呢?丑恶的?美丽的?恐怖的,还是怎样的呢?
迟疑片刻,终是张了嘴

“那个...Hello?”

那人显然是被吓到了,身体一僵,随后缓缓转身.
但空松并没有见到那所谓传闻里的漂亮女孩子.
是个男孩.

啊,男孩....男孩啊????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