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梅林罗曼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材木松】“唐”和“空”[totti篇]

#围绕椴松#
#在椴松眼中的空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意识流注意#

Q:在松野椴松眼里.他的哥哥,松野空松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这件事情一定是非要去问本人不可的了吧.毕竟,在每个人眼里,所有人都是一个个不同的存在,哪怕是那个整天穿着皮夹克,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的次男也一样.

空松很痛.
这件事情近乎是众所周知.而在椴松眼里,这评价的确和他自己的看法八九不离十.无论是给鱼写情书也好,又或者是居然打算和那霸王花一样的怪物结婚,完全令人匪夷所思.身为空松从小的搭档的他,有些时候也完全看不透空松究竟在图些什么.

在五个兄弟当中,真要说要椴松一个个抓出来评价的话,估计一时半会可说不完.更何况还有一个在六兄弟之中最为显眼也是最被人鄙夷,抛弃的麻烦家伙呢?

空松身为松野家的第二个孩子,椴松的哥哥之一,不论是对待哪个弟弟亦或者唯一一个哥哥,都是保留着宽恕的态度.
没错,宽恕.这是椴松所能看到的.
松野空松.这个名字的确和对方很相似,不,可以说是除了他也没有别人可以驾驭这个名字了.椴松常常这样想.
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准确的答案,但是他明白,唯有这个直觉是没有错的.
“脑袋空空的白痴哥哥,空松”
不知何时开始,椴松就已经常在私下里这样叫自己的这位哥哥了.
椴松能感受到什么.这也许是因为从小二人关系非常好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别的.比如不知怎的自己会特意去留意那个可以把人的肋骨痛碎掉的亮片裤子.一切都是处于潜意识状态.
没错,他能感受到什么.比如,空松的爱.
但在椴松眼里,那或许是比大麻还要危险,比食用那令人上瘾的酸巧克力一样古怪的味道还恐怖,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其中的东西.这份爱,空松给了自己身边的所有人,讲每个人无微不至的包裹,让人溺死在其中甚至还不会发觉.
没有目的,不求回报.空空的,没有真正情感,空空的爱意.
包容,宽恕,温柔.这一切的一切,在看透之后才会被发觉这背后的空洞.所有人都在那个空洞里,包括事实上已经明白过味的自己.
无偿的爱.世间没有免费的东西,但唯有空松的这份爱是不要回报的.任谁都会不知不觉走入陷阱.可是有人想过吗?当有一天空松哥哥收回这份情感之后,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反正椴松是没有胆量去想这些.因为他自己明白啊.

“松野椴松甚至想独享这份爱”

一但习惯了索取,那么当你失去的时候,就会发现你的生活变了个样,甚至会超乎你的想象.
椴松这点是明白的.所以在有的时候,自己仅仅是选择陪着空松,生怕哪一天那个自己熟悉的拍档会跟着时间的白驹再次溜走.
从唐松到空松,虽说是一样的发音但出了嘴就已经变了味,椴松已经失去了那个做什么事情都护着自己,在其他兄弟中最护着自己的唐松了 至少在椴松眼里是这样的.他的搭档已经变成了一个无私的家伙,无私到让人反胃,让人呕吐.

“很恶心啊,所以停下来吧,空松哥哥”

多少次想要告诉对方,但看到其兄弟嘲笑他时他无奈的笑容亦或者装作没事的强硬样子,自己就老是无法控制的将到嘴边的话生生咽回去,随后换一副嘴脸,和他们一同欢笑.

“想吐”

每次在自己和他们一起嘲笑空松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想要吐出来.胃在翻腾.
虚假的温柔,包裹着整个松野家,哪怕被伤害,被无视被打被骂,也总是露出无奈的样子或者一个人默默哭泣.就像是一个被设定好的什么东西.
被大家打到住院,被兄弟之间的互殴误伤.这种事情完全是日常.但是他依旧如此,包容着所有人.
在椴松的记忆里他只发过两次火.第一次,是在国中时期.那时候的二人还算的上是搭档,但其实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吧,“唐松”已经开始慢慢
蜕变成“空松”这个角色了,但是谁也没发现.

第一次发火,是椴松被欺负的时候.
当时小松和轻松的名声并不好,完全是臭名远扬.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十分频繁连老师都已经懒得去管教什么了.
而一松和十四松两个人在别人眼里更是一包炸药,随时可能爆炸.原因就是之前有一次,有几个混子在虐待动物的时候恰巧被一松和十四松撞见后,据说再后来,整整六个高年级的不良少年就这样被送进了医院.啊对了顺便,可能被虐待的是猫咪.
所以说,被盯上的也就只有平时不怎么打架的空松和被称戏成为女孩子的椴松了.但是对于空松他们也是有所忌惮的,毕竟他有练过一些比如拳击之类的东西.以至于每次下了课,空松也就再也没去抽根烟或者去找小松或轻松喝点罐装啤酒,而是跟着椴松,形影不离.
直到有一次他被语文老师点名去批改作业[那时候空松的成绩可真的是好到没话说],才离开了一阵子.临走前还再三叮嘱了对方不要离开教室,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去找隔壁班的十四松或者一松.
但是那时候椴松并没有听.
出于小小的叛逆心理,老被人保护的感觉也不是滋味,以至于并没有去在意空松的叮嘱而是自己一个人离开了教室想要出去走一走.
也是在这个决定之后,他被抓了起来,几个人高马大的高年级学生将他锁在了体育器材室里,临走前果然不忘拳打脚踢.之前的一顿殴打已经让他没了什么力气,只是拼命着护着脸和脑袋罢了.自作自受一样.
再之后,不知被谁解救出来后,睁眼他见到了发怒的空松.
那是浑身伤痕的哥哥.淤青和伤口近乎遍布全身.伤口是从哪里来的?是高年级生的?并不是.
那是来自站到一旁的小松的.而小松身上的伤口也不比空松少上多少.
“那只是小松的一句玩笑”
一旁的轻松终于是开了口,只不过字里行间却是戏谑.
“/如果打不过我们的话,就去找末子吧?你们也有这么想过吧,他最弱啦/这样一句玩笑哦”

那时的空松像只狮子,发怒的雄狮.
谁也没想到平时从不打架的对方居然如此强势.在医务室毫不留情面的和长男扭打到一起,那是生气的谁呢?不知道.

而第二次,便是面对一蹶不振的长男,一拳抡上去的空松了.
相隔多少年,长大后的动手或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发怒,全部全部,都是为了别人.无论是因为不听话而随意乱走的椴松还是因为大家陆续的打算离开而有些崩溃的小松.
温柔的不像话.让人难以忍受.
椴松可以肯定,自己很讨厌松野空松.但是越是讨厌,就越是依赖.

“他太温柔了,温柔到让人想要让他为了自己发火一次都要费尽心思”
“没有目的,盲目的爱,让人想要将隔夜饭菜都吐出来”
“明明其他兄弟都那样对他,他却对待他们跟对待什么珍宝一样”
“事到如今,我也再也成不了他的搭档了吧,全是他的错”

“脑袋空空的笨蛋哥哥”

“痛掉人的肋骨,让人笑到死,心甘情愿变成小丑”
“那天晚上的教训还不够吗,将东西全部丢下去,换来的却是独自一人哭泣过后还没有抹干眼泪的笑脸”
“我看不懂他了,从毕业以后,我就变成了最不了解他的人了,真是讽刺”
“但我只明白一件事情..他的温柔,就像他的拳头,从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出现.”
“迁就别人,这种事情他真的有心甘情愿吗?!”

椴松这样说过.在酒吧醉酒的他曾经将这一切告诉过自己那个名为敦的好友,而敦也仅仅是安慰一般的说着一些话语,却不知道他真正想表达的意义.

“他很温柔吧.因为爱着你们啊,不对吗.松野,你们有个好哥哥呢.身为独生子的我十分羡慕啊 .”之类的.

像个白痴一样.
——

如果可以的话.

/温柔只给我一个人,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行吗./

无声的悲鸣与哭泣.

end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