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雷安.杰约.社园.最王.百王.以色列骨科.
梅林罗曼
garry激推,活在美术馆.
喜欢allgarry
懒癌拖延症晚期
喜欢白嫖和车

【电子松/短篇】 胆小鬼


电子松无差,大概吧.
choro中心的一个故事.
意识流有些注意.

————

一.松野轻松是个胆小鬼.
二.他最喜欢的人是喵酱.也就是桥本喵.

第二件事情在松野家全上下几乎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哪怕和鱼鱼子比起来,在轻松眼里也是比桥本喵逊色上三分的.
要是被问起来,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的话,轻松或许会回答
“因为喵酱的性格十分可爱啊!而且无论是可爱的猫唇还是美丽的头发,浑身上下都会吸引着人的吧!?”这样的话.
也由此被空松在心底里暗暗评价过为果然是自我意识有一点高的brother.毕竟喜欢的都是对于最底层的他们来说简直是天上地下的人.
也同时被椴松鄙视过,说着轻松哥哥在做不可实现的梦一类的话语.而对此,轻松居然出奇的没有吭声.
毕竟谁也没有发现过,轻松所说的话中有着一些类似于另一个人的特点.
松野轻松,身为松野家的三男,三个弟弟的哥哥.有一个不可说的秘密.

小巧的猫唇,桥本的粉色长发,可爱的性格.

这三个特征,在轻松心中,其实本来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自己的最后一个弟弟,松野家的老幺,松野椴松.
猫唇,粉色,可爱.曾经这三个特点在轻松认为非椴松不可.
然后,他慢慢发现,这种评价并不是自己凭空这样想象出来的,也不是随众而说.
而是由他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名为“喜欢”更甚可以称作于“爱”的情感流溢出的.
而刚发现了这件事的时候,他出奇的平静.

但再在后来,轻松发现他自己没办法直视这份感情了.
这种背德的情感,或许是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自由的吐露而出的.而且即便在遥远的记忆中,借着酒劲说出“所以说,我很喜欢椴松”这种难得的坦诚的话,却也被当成讽刺话亦或者玩笑在家人的欢笑中一带而过,甚至还听到了椴松那刺耳的笑声“什么啊,超——恶心的呀撸松哥哥”
也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轻松不仅没有忘淡这份感情,反而在后来的加深中开始了无时无刻的恐惧.
哪怕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轻松发现,他脑海里也满是他弟弟的模样和声音,松野椴松.

这种令人疯狂的情绪几乎持续了半个月.最终,他在电视的广告中看到了名为桥本喵的这个女孩子.像是战略性转移一样,轻松几乎把这辈子的精神都放在了她身上.
虽说这无异于掩耳盗铃,但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毕竟,在他每每喊出“喵酱,我喜欢你!!”
之类的话的时候,就如同终于把多年的焦躁和难耐倾吐而尽一般,好像是能在众人面前真正的喊出“椴松,我喜欢你啊!!”似得.自欺欺人.
所以说,这就是第一条评价的缘由.
松野轻松获得胆小鬼这评价的原因.
显然,这种转移热情的方法,也终有一日会失效,所以他害怕.

轻松依旧记得,那次误入那所谓的达悠族之中,自己选择了逃避现实,打算要留在那里甚至要和那个满脸白粉的女人结婚时,椴松突然出现的那一刻,他险些冲过去想要告诉椴松,说出我哪里也不去了一类让自己都要反胃的语句.
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和之前一样,不但没有前进,甚至连在原地停留也做不到.而是选择了,后退.无论是心理上还是动作上.

第一条,其实是他自己做出的评价,胆小鬼.

再然后,在无尽的煎熬与日常之中,松野家迎来了即将四分五裂的处境.
等到所有人为他送行的时候,轻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保持距离,这也许会是最好的方法.
但是他依旧错了.
世界并不大,无论轻松躲在哪里,他也逃避不了现实.哪怕繁重的工作哪怕让他忘了自己还有喜欢的偶像这个事实,也不能令他忘记记忆深处的那道身影,更甚愈加思念达到令人口干舌燥的地步.
更何况,他听说了椴松也一个人离开了的消息.
焦躁,担心.五味复杂.轻松本能的想要和以往一样逃避,但是没有用处,至少这回,根本没用.
思念和担心盘旋在心头交织融合,最后他居然是破天荒的迈出了一步.
原因是空松给他打的一通电话.

“椴松一个人好像搬到了郊区的老居民楼里”

这话在轻松听到的一刹那,他险些将办公桌上的水杯扫到地上.
因为他最清楚,也是最明白.椴松是多么害怕“孤独”这两个字.
在小时候,轻松听到过椴松和空松闹别扭之后说讨厌一个人,不要一个人的小声抱怨.
在国中时期,轻松看到过椴松因为哥哥们的不修边幅而被同班同学孤立后在天台大声哭泣的椴松.
而在长大之后,椴松也近乎没有真正脱离过家附近的范围.
更何况,郊区老旧的居民区,甚至在夜晚连电灯都不会拥有.
轻松自从离开后的每个晚上都会猛的从睡梦中惊醒,如同习惯一样.但是那个叫自己陪同去厕所的弟弟也不在身旁了.

在没有电灯的居民楼中,椴松究竟是要受多大的折磨才能坚持下去?

轻松甚至能想象到,椴松那张因为恐惧而满是泪水的面庞.
轻松还依稀记得,椴松的那句话,让他每晚上陪同对方上厕所的撇脚理由.
“因为我害怕,因为轻松哥哥不怕.”
简单粗暴,令人莫名不爽.但确实是真心.这就是让自己养成习惯的理由.

在某天晚上,轻松结束了繁重的公务之后,马不停蹄的坐上了计程车,赶往郊区的一处.但当赶到的时候,已经步入黑夜.
四周凄冷的景色让轻松心中一阵绞痛.连路灯都已经坏掉,黑漆漆的世界.
轻松立在原地,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踌躇再三,他决定转身离开.因为在此刻,他的恐惧也出现了.
他害怕再见这一面之后,多年的情感会像是被打开的水闸一样瞬间倾泻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而也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听到楼中一道熟悉的声音想起,那是被吓到的椴松.
身体比理智还要更快的行动一步,当轻松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口气跑到了声音来源的楼层.

他看到了.

在楼道里惨白的月光之下,那日月思念的人.
椴松靠着墙,轻松能清晰的看到对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而那不间断的呜咽声也是能证实
椴松恐惧黑暗中的一切的事实.

“轻松、呜,轻松哥哥..救命...好可怕啊...唔啊...”
不知道是否为幻觉,轻松听到了椴松在哭泣中念着自己的名字.

然后,胆小鬼张了嘴.鬼迷心窍的喊出了心中那个人的名字.

面对扭脸后满脸惊愕之后猛的扑过来的椴松.轻松伸出了手.

稳稳的接住了.仿佛那就是整个世界.

他紧紧抱住身体正在因为哭泣而颤抖的椴松,没有松手.
而几年来的情绪,也在这瞬间破门而出.
轻松任凭椴松在他怀里放声哭泣,直到停止.
最后他抹去了椴松眼角的泪水,不等对方发问,那个曾经的胆小鬼说:

“那个啊,椴松,我喜欢你”

——

一.松野轻松曾经是个胆小鬼.
二.他最喜欢的人是如同粉色一样让人喜爱的家伙.也就是,松野椴松.
再所有人回家之后,小松他们发现,轻松不再每天抱着那桥本的杂志看来看去.
面对大家的疑问,轻松会回答:

“因为不是很可爱.”

像是瞬间成熟了一样,在家人惊愕的目光中,他离开了房间.
走出玄关,轻松看向在阳光之下,站在不远处的椴松,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

在某个郊区的晚上,他得到了椴松的回应.
“我也..最喜欢轻松哥哥了啊”

ed.
——————
电子松真的好吃😭好吃到炸.
最后选择了he,因为被吐槽自己没有填的坑大部分都没有好结局(你等等)
原本愿望是能写出一个暴君一般的choro马子,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更加平淡,也可以说是更正常的choro.
私信肯定是chorotodo,但是自认为这篇是无差.
桥本喵的头发引起了我注意很久,最后决定写出来.以上,感谢您的观看.

评论(7)

热度(39)